第六百一十七章 咎由自取(1 / 1)

唐墟 盛京沧海 1234 字 10个月前

李存勖有些恼火。倒不是因为这帮人居然敢为那贱婆娘出头,而是他一口一个“四老帅”如何如何。殊不知这位世子殿下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这个称呼。

什么四老帅啊?他是晋王的四弟不假,可他算什么老帅啊?要不是因为这层血缘关系,就他那两下子,能在这个乱世活下来就是菩萨保佑了,还老帅?疯了吧!

尤其是一想到老叔李克宁总爱有意无意地在人前称呼自己的小名,李存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的意思是,你口中那位四老帅,是惹不得的人物?”李存勖阴沉地问道。

疤脸汉子骄傲地一仰头:“反正你是惹不起的!”

话音刚落,只觉面前疾风袭来,正待出手招架,却发现自己的脖子已经被人扼住。旁边的兄弟们件事不妙,纷纷上前救援。肖俞早在李存勖动手之前便做好了准备,此刻见他们要“以多欺少”,毫不犹疑的掠到李存勖身旁,连出几拳,将铺在最前面的几条大汉打飞了出去。

这伙人着实有些悍勇,虽然前锋受挫,后面的人也并不畏缩,继续叫喊着扑上来。

李存勖手上用力,道:“不想你的兄弟们死绝,就让他们别动!”

疤脸汉子虽然只是被李存勖扼住脖子,却浑身都酸软无力,哪里不知遇上了高手,忙嘶哑着嗓子喊道:“都住手,都住手!”

李存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记住,在河东,只有一个人是惹不得的,那就是晋王。”

疤脸汉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紧点头。李存勖格格一笑:“其实你记不记得住都不重要了!”手上略一发力,疤脸汉子脖子一歪,发出一声难以形容的哀嚎,就断了气。

肖俞见了,不由得一愣。

虽然他知道李存勖动了杀意,但万没料到他会这么干净利落地下杀手。后面可还站着一位寒月上人,李存勖就不想想胡乱出售杀人,不会会让那位活神仙心生不满?

不过马上肖俞就想通了其中关节。所谓以己推人,自己厌恶杀人,故而下意识觉得寒月上人应该对李存勖胡乱杀人的举动心生反感。但事实却是,这位世外高人可是视人命如草芥的,又怎会介意李存勖杀一个拦路滋事的人?

李存勖也是拎得清的。方才在木啸宅子里没有对陆大伟那对奸夫**下死手,是因为一来人家有官身,二来实在大庭广众之下,无论对方该不该死,李存勖都会做事留一线。

而在这个黑漆漆的小巷子就就不同了,首先没有旁观者,其次这伙人本就是憋着来动手的。疤脸汉子的同伙即便以后宣扬说“世子殿下杀人了”,那也是他们咎由自取。

李存勖手一松,疤脸汉子软塌塌地倒在地上。其余人不约而同怒喝一声,又围了上来。李存勖眼中寒光一闪,道:“你们要是都想找死,也不打紧,但地上这位,可就没人给他收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