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鹤(1 / 2)

不过,泽法老师似乎并不准备带着他手下的那些新兵加入这件事情当中。

虽然这个世界上已经渐渐的出现了“天龙当死,龙王当立”的奇怪话语,哈尔斯有些懵。

这显然并不是他所想要的,他还想慢慢的养老呢,才不要去做这种事情。

麻烦。

并不是什么人都对王权都有兴趣的,哈尔斯其实比较喜欢钱。

当然,哈尔斯的钱财也自然是取之有道的,不会是从什么奇奇怪怪的地方坑过来的。

而哈尔斯现在的负面情绪其实有些少了,可能是因为现在对哈尔斯有些气愤的人也比较少了的缘故吧。

大妈自然还是对哈尔斯气愤的,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为了自己几个死了的儿子去和哈尔斯生气,似乎并不是什么值得的事情。

而这点倒是让哈尔斯的负面情绪的收获越来越少,并且现在哈尔斯还得去为了之后将天龙人给全部都给解决掉的计划,所以不能够留下太多的负面印象。

此时此刻,哈尔斯的唯一的大头的负面情绪来源,就是来自于那些对哈尔斯非常愤怒的囚犯了。

有着是在推进城里面的,有的则是在推进城的外面。

两者情况都是不同的。

推进城里面的人,此时似乎都有些麻木了,虽然人数还是挺多的,但是给的量已经少了。

像是【痛苦药剂】和【痛苦大药剂】甚至是【痛苦妖姬】这些东西自然还是有着在提供,但是大家已经在强烈的痛苦之下,渐渐的失去了对痛苦的害怕和敬畏了,这点让哈尔斯实在是有些头疼。

这该怎么办呢?

哈尔斯对此感觉到了头疼,但是很快就想到了好的办法。

他花费了一些时间,在受到了海军上层的直接允许下,进入了推进城,看着那些感受着痛苦,而逐渐变得麻木的犯人们,他觉得这真的是太过分了。

自己当年真的是做的太过了。

再怎么说,这些家伙也不至于被如此对待。

于是,为了补偿大家,不再让他们继续如此行尸走肉的活下去,哈尔斯毅然决然的选择了。。。。。。

让他们重新再感受一遍痛苦,让他们活过来。

我真是个大好人呢。

哈尔斯如此想着。

“暗魔法·忍耐重置”

忍耐是一种很好的品质,这种品质可以让人做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亦或者说是十里坡剑神,这个勇者明明超强却过度谨慎之类的操作。

我们去新手村吧?

不,在去新手村之前,我先强化一下自己,把自己的等级练到二十级。

什么鬼了啦,做完新手村的任务,出了新手村,估计都不需要十级啊喂。

然后呢?

你以为我是二十级,不,我是六十级了的人。

而现在的哈尔斯,让对方对于痛苦和麻痹之类的抗性直接解除,对方无法对这种东西有任何的抗性。

并且像是其他的,比如说,像是饥饿,口渴,睡意这种东西,都没有任何抵抗的能力。

同时,对方会极度难以抵挡任何的诱惑。

不管对方以前是经受过了多么残酷的训练,让自己对于任何的东西都没有了欲望,但是,在这一个技能的面前,都是没有任何的用处的。

除非一点,可以让他们能够抵抗诱惑。

就是他们本身精神力跟哈尔斯差不多,那么就可以无视掉这个魔法。

不然的话,一点点的疼痛,都会难以忍受,就像是一个婴儿一样。

当然,如果对方的意志力比起哈尔斯要强的话,那么哈尔斯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的,但是对方的意志力都比起哈尔斯要强大了,那么还要怂些什么?

在这种情况之下,对方是根本就不会被哈尔斯的这个技能所干扰,而在这推进城的这个地方,应该也没有什么人能够无视掉哈尔斯的这个技能。

让大家所做的事情先停下,哈尔斯对着那些囚犯大范围的使用了这个魔法,而似乎并没有人觉得有什么问题。

在第一层的红莲地狱中使用了这个魔法,然后让狱卒们再次按照以前的计量,去使用【痛苦药剂】。

“哦,那种感觉回来了。”

看着面前的囚犯们痛苦的大叫着,狱卒们似乎非常的行风,哈尔斯倒是没有觉得怎么样,只是想着这些家伙好变态。

真的是。

之后哈尔斯看看自己的蓝条十分的充足,于是就下了第二层。

这样子反反复复,直到了第六层。

第六层是烦人说实在的,真的不多。

当时路飞等人大闹推进城的时候,很多很多的囚犯都被放了出来。

自然,有很多人是死在了路中,也有很多的囚犯都是跟着巴基了,不过巴基的手底下让人震惊的是,别说是第一层第二层这种感觉理所应当的,第三层和第四层的人也有,不过,这个只是让人稍微有些吃惊罢了,更是连第五层的大海贼和第六层的应该是消失掉记录的狠人也存在。

不过,那都是一些龙套人物,并不是很重要。

可能是因为巴基是海贼王的船员的缘故,镇住了他们吧。

想想看,海贼王的船员在这个世界上,大家得知的信息是,他们都不在了。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海贼王的船员的巴基,却还活着?

他岂不是超强?

强大到让海军只能够无视掉他的存在,毕竟是上一个时代的人物啊。

就是那种你明明知道这个家伙会很麻烦,但是因为对方太强了,所以你只能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像是雷利一样。

没有人会去准备莫名其妙的和一个传说对抗,更是没有人会去准备在和白胡子开战的时候,去惹上雷利。

就像是卡普所言。

但是,海军其实并没有那么的弱小。

究其原因,是因为有着海军英雄卡普和作为海军智将的战国在。

两个人也自然都是传说级别的,一个人应该也可以拦住白胡子,另外一个人可以去拦住一个同为传说级别的家伙,之后剩下靠着海军三大将和七武海来处理。

这样子不是行不通的。

但是作为上一个时代的人,自然是要将这种出风头的事情留给年轻人的。

将整个推进城的囚犯都能够重新感受痛苦,体验痛苦,接受痛苦,了解痛苦,哈尔斯补充了一下【痛苦药剂】什么的,就回去了。

“啊————————————————”的惨烈叫声在推进城里面不断的回荡,哈尔斯不断的收获着负面情绪,他感觉到了极致的快乐。

这么长时间的等待,终于哈尔斯又获得了一瓶【不死妖姬】,这一瓶药剂就给蕾贝卡用上了。

维奥莱特和罗宾也想要。

两个人的年纪都有些大了。

但是,哈尔斯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而蕾贝卡只是觉得这个东西挺好喝的,然后就没有什么了。

“。。。。。。。”

而众人似乎也算是习惯了哈尔斯拿出来的东西奇奇怪怪,各种神奇的东西都可能出现,现在拿出了【不死妖姬】,也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奇怪着为什么瓶子上面的女孩子彻底没有衣服穿了,但是手臂和身体的一些倾斜的角度挡住了很多的东西。

想啥呢?

哈尔斯对此也很无奈,但是想想如果瓶子上面是一个非常结实的肌肉壮汉的话,那么估计会觉得有些恶心吧。

想想看,一个长得挺好看的女孩子刻在上面,似乎就不觉得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