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四章 磨合(1 / 1)

极限保卫 奔命 2076 字 1小时前

那么是冯医生是一个情报网的领导?盗取情报的人是和冯医生单线联系,然后再有冯医生将情报送出去?

这倒是有可能,从逻辑上来判断这更加的合理。冯医生在美国已经生活多年,并且大多时间都在麦克林,他有机会也有时间接触到情报局内的人,并且这也不会让人觉得奇怪。而和他接触的人当然需要绝对的保密,通过和冯医生的单线联系会更加的安全与保险。毕竟从目前看来,冯医生什么都不做,生活稳定毫无波澜,这十分符合一个联络员的要求。如果是帕克那样经常到处走,显然会误事,并且十分的危险,比如帕克就已经死了。如果联络是他的话,等于就是断线了,想要重新建立起联络。。。那可不是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的事。

想到这里,埃里克立即拿过自己的笔记本在上面做起了记录。可就在这时皮特的身影突然在他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埃里克立即停下了笔,如果维克多·冯有问题,那么这个皮特。。。多半也很可能有问题。罗马尼亚的秘密监狱被袭击。。。会不会和他有关?

不。。。这应该不太可能。埃里克立即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这之前就已经调查过了,从时间上就完不成,那里是秘密监狱,首先要确定自己在哪里就是个难题,更别说做到对内部了解的程度注足以支撑起这样的行动所需要的时间。

现在的重点不是皮特,而是这个维克多·冯,想到这里,他拿过了资料中关于击毙那个投诚者的那部分看了看。这件事最蹊跷的地方就是对方的反应速度,刚到美国没多久便被找到,然后被干掉。干掉的地方还就是在塔克安排的安全屋。这些对方是如何做到的?关键是怎么知道具体地点的?并且是又快又准的知道的。

埃里克站起身从一旁的锁着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份东西。打开后迅速翻了几页,并仔细的看起来。这是他之前自己关于那件事的调查报告,当时的情报掌握当然没现在这么多,不过显然其中一些内容还是对现在的埃里克有所帮助。当时圈定的怀疑范围,一是塔克身边的人也就是亲身参与其中的人,这些都被调查过了,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更没接触过什么可疑的人。另外便是情报局的内部,相比之前那几个人,内部的调查非常的复杂,调查难度极大,一直到现在都没什么头绪,但在埃里克看来,这问题也多半就在内部。因为这里的隐蔽性更强,如果是塔克身边的人,那么这件事极为容易被当做调查的重点而被调查,那么风险显然很大。而现在结合这个维克多·冯,也许那个内部的人就是通过维克多·冯将情报传递出去的。

想到这里埃里克立即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了起来,可刚写了几笔,他便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眼下有件为难的事。。。那就是手上的这个贝索斯交给自己的情报。。。是不是应该让米勒或者塔克知道?

原本这应该让他们知道,毕竟这和调查内部的漏洞,特别是很可能跟姬蜂有关。但是。。。自己该怎么解释这些情报的来源?告诉他们自己是用情报局的情报和别人交换的?并且还是自己私下里没和任何人沟通的情况下做的?那不管这些情报对情报局有没有用,自己肯定就完了。

所以自己不能这么简单的就把这些拿出去,必须想个说的过去的方法,来进行掩饰。而眼下。。自己好像并没什么好的理由和借口。也许只能在这个维克多·冯身上获得一些突破后再说了。

两天后,皮特便将具体的行动计划交给了里尔。里尔对于皮特他们到底要怎么做像是并不十分的关心,而是更关心他们的效率。所以在拿到计划后只是随意的翻了翻并听了皮特的口头的汇报后便同意立即开始实施。

皮特没多说什么,在离开里尔的办公室后便回到了自己部门中立即召集来了所有人,开始布置起来。

这个布置并没话费太多的时间,因为真正要皮特做的事并不多,这四个被他制定的组长知道,他们能立即坐上这个位置都是因为皮特的指定,而不是因为能力更不是什么功绩,并且更重要的是,皮特给与了他们足够的信任,这等于是确定了皮特已经把他们当做了自己人。这无疑让这四个之前过的不怎么顺心的人都非常的有干劲,把一切事都安排的极为妥当。

所以在具体的布置上,皮特倒没花什么太多的心思,唯一要他做的便是协调好各方的关系,确保计划能够顺利的进展。而这点对皮特来说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不说现在监保二部本就是个特权部门有里尔最直接的支持,就算不通过特权,皮特也能通过和约翰良好的沟通来处理好很多方面的关系。

在忙了一天,差不多把事情都搞定后,皮特将四个组长又召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中。然后在黑尔美特借了一辆车,将四个人一起带到了黑尔美特人经常小聚的那个酒吧,也就是皮特之前在第一次看到希斯曼和那个俄国人间谍已经死于柏林的菲林的那个酒吧。

在下车后皮特道:“我只认识这个地方。在我们这个部门真正开始运转前,我请各位喝一杯。”

四个人互相看了看,各自笑了笑。只听哈里·福登道:“可以放开了喝吗?”

“当然。”皮特道:“我在黑尔美特这段时间赚的钱虽然不多,但是我让你们几个全喝趴下还是完全没问题的。”

说话间几人便进入了酒吧,并直接找到地方坐了下来。在要的酒上来后,皮特举起杯子道:“今天我们就不谈工作了,只是随便的聊天。因为我们互相间了解极为的有限,可是我们在这个部门中却是要做大事的,我想你们不会来到这个部门是为了混日子等退休吧?”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