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宴请(1 / 2)

之前苏宁儿愁着,以她在王府这种卑微的地位,身上又没多少银两,怎样才能多讨几个仆人来给她办事。

现在连翘躺着动不了,大家也都以为她怀有身孕。若是像以前原主那般心性,在府里是不会激起任何波澜,说句难听的,即使死了也不会有人理。

但是现在的苏宁儿不同,她要利用每一个机会去翻身。

在与老太妃的几次较量当中,她觉得对老太妃的性格比宇明轩的性格要好拿捏。

老太妃传统,顾家族颜面,没有激怒到她底线的话,她在大家面前还是一副宽宏大度,识大体,有威严的样子。

可宇明轩就不一样了,她完全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什么,即使自己不闻不问,待在自己的世界里,也还是容易被宇明轩折磨。

苏宁儿想了想,她方可先从老太妃那里下手,给自己争取一些资源。

今日回到府上时,她看到下人们正在张罗食材,场面热闹得很,便随口问言旭今儿是什么日子,搞得这么热闹。

从言旭的口中得知,晚上老太妃要宴请京都里一些官宦人家的夫人们,还在后院搭了戏台子。

这不就是一个好时机吗?而且今儿宇明轩在外面幽会南月璃,温柔乡里,他不会舍得这么快回府。

这种热闹是体现家族尊贵的日子,若是宇明轩在,定会叫小厮在她院子前看守,不得踏出半步。

酉时,没人送晚膳到凌香阁。当初宇明轩只因为让她顺利身怀六甲,便命人好吃好喝伺候。

宇明轩只需要她怀有身孕,他只要这个结果而已。现在他的目的已经达成,他就不在理会她怀孕之后的起居膳食。

没有王爷的命令后,下人们又恢复以往对待王妃的态度。

其实今日就出门前吃过一点馒头,现在已经八九个时辰过去,要不是行刺事件转移注意力,早早就觉得饿晕了。

她饿着没什么,只是连翘还带着伤,她可不能饿着。

苏宁儿起身,带好面纱后,自个儿往膳房走去。

她一走进后厨院子,那些为今晚张罗饭菜的下来们给她丢来嫌弃的眼神。

“哼,前些日子王爷命人天天给凌香阁送参汤,还以为她能神气多久呢!”一位年长得丫鬟把处理好的菜梗狠狠扔进篮子里,像是苏宁儿就是她仇人一般。

“长这么丑,这辈子她都不会爬得上枝头做凤凰。”另个正在淘米的丫鬟讽刺道。

......

苏宁儿句句听在心里,她们的一字一句在她的心里窝成火,憋得胸腔像个小火山,快要爆发。

但是要克制住!

自身不强大,别人会一再试探你的底线,自身不强大反击会让你受到更大的侮辱,现在苏宁儿就处于这样的一个状态。

既然身不强,那就智补。

她东看看,西瞧瞧。院子里只有三四个丫鬟,没有管事在。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小鬼虽难缠,但对付起来也容易。

苏宁儿摸了摸袖口,在现代,出门不能没有手机,在古代,出门不能没有点银两。

她昂首挺胸,颇有气势地走到那几个人旁边,那几人见状,立马不语,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使眼色。

“姐姐们可真有闲功夫呀!”苏宁儿捏着嗓子说道。

话一出,几个丫鬟怔住,丑王妃竟然叫她们姐姐!而且她以前不是这样的,看身形怎么变得这么端庄。

苏宁儿对着他们抿嘴一笑,从袖子里掏出一些碎银两。

丫鬟们对苏宁儿的举动很是疑惑,“王妃,这......这是什么意思?”

“各位姐姐辛苦了。”苏宁儿把碎银两放在她们面前。

刚才狠狠把菜梗扔进篮子的那位年长丫鬟,脖子往前倾,眼底冒着亮光。

“你们是知道的,本宫在府上没多少月钱,这段时间有劳姐姐们照顾了。”苏宁儿把银两凑近那位年长的丫鬟。

“王妃客气了,照顾主子是奴婢们该做的事。”丫鬟没说完话就把银两收到自己的衣袖里。

年长的丫鬟起了开头,其他的几位丫鬟也不再顾及,纷纷收下苏宁儿的银两。

“现在都已经酉时了......”苏宁儿举起绣着红色曼珠沙华的手帕轻轻擦了擦脸颊。

“奴婢这就去给王妃准备些晚膳带到凌香阁!”得了好处,年长的丫鬟一听就知道王妃的意思。

“行,你给本宫准备好就行了,本宫自己拿回屋里。”苏宁儿摆摆手,让丫鬟动作快点。

对付小鬼,这个方法倒是挺管用,没花多少时间,丰盛的晚膳就端到苏宁儿手上。

饭后,苏宁儿给连翘的伤口消毒,然后拿出抗生素给她服用。

“娘娘,这些有颜色的小丸子是什么东西?”连翘又开始疑惑起来,她的心里总是有十万个为什么。

“治病的药丸,吃了你的伤口才不会被感染。”苏宁儿端着温开水坐在床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