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双魂 第一百九十五章 放过我(1 / 2)

黑潮 最爱喝冷饮 3549 字 4天前

寒风依旧,不受庇护的科林斯卫山未有一丁点雨。

这里只有凛冬碎冰,一层层盖满高山河面,开出一朵朵霜之花;随生物的足迹延伸出不一样的纹理。

漆黑甬长的隧道宛如巨龙伸直的喉管,风呼啸进去,发出类似呜咽的古怪声音。

在这样吵闹的夜色下,一袭黑衣悄然出现在隧道口,不带一点儿光,更没有一丝丝响动——确确实实像只幽鬼。

吸入鼻腔的空气还有一丝丝血味,这人转过有些阴柔的眸子,在呜呜的风中轻抚耳垂,慢慢向前,与黑暗融为一体。

断木,碎肉,血渍,残肢。

简-艾斯望着这幅有些恐怖的画;分尸在旁的马头的漆黑眼珠里倒映出他缓缓蹲下来的样子。

那是吉米他们使用过的毛毯,艾斯从血渍里抠出一根结有冰碴的发丝,放在鼻下闻,桃花眸垂的更低了点。

起身,打在脸上的风有些焦躁,前方亦是冰冷无情的,是容不得一丝活物的残忍。

再迈步,他将冷硬的土踩得嘎吱作响,像是复刻某人的足,一步一步的来到隧道口,最终找到了那被踩下去的土坑,闻到了……昨夜残留下来的惶恐。

艾斯没有犹豫,踩住这片脚印,转过身,模仿对方的姿势纵身一跃,直直落入黑暗的怀,向下方的河岸下坠。

已见快要落地,他在汹涌的风中露出双手,呵出大口白气;转动袖环,甩出长长的勾索。

“唰!”重新充盈的气血宛如古兽咆哮,他于峭壁前翻转舞蹈;旋转腰肢,人如青燕卸完下坠的余力,而后踮脚轰击在冰面上,炸起一圈闷响,使无数冰碴崩裂在周边。

黑色斗篷又将身子笼罩,简-艾斯抬起头,看清了眼前这一大片血;眸底的剪影;一片片碎落。

很疼的吧?

眼里重现某个傻子憨厚的笑,简-艾斯寒风中低垂下了头,顺着这条血迹走,看着其内蕴含的挣扎,终是鼻子一酸,慢慢捏紧了拳头。

复行数十步,靴后跟贴在冰面上停住了。

艾斯望着血迹尽头的这团冰渣,舒展了五指,脸上再无一丝表情。

傻子还是那个傻子,只是手脚有些扭曲,面色发黑罢了。

“嗯……”简-艾斯慢慢蹲下,抿住唇,在白色的霜里找到这张熟悉的脸,而后指尖抚去,摸着这灰白的发茬,看着对方无神的眼眸;两指捏住完全冻僵的嘴角,妄图拉出那抹熟悉的笑。

“老大……”

曾经在贫民窟的记忆咬碎了残余的理智;那时一同当着小偷被满街的追,见人不爽就打架,偷袭手脚强壮的大人,每天都为了活着做尽一切肮脏勾当。

不满挨饿受冻,便手拉手在一起,也总算熬出了像样的日子。

那为何会变成如今这样呢?

艾斯认认真真的看着这张永不会再笑了的脸,沉默将其面上的冰碴血渍擦拭干净,而后环住这硬如石的脖,拉起抱紧了对方,抱紧这具冰冷的尸。

那日别离,少年终未想过会是这样再见。

他止不住的流出泪来,侧脸贴在傻子颈边,哭得呜咽。

“为什么就不能放过我们。”

闭上眼睛,艾斯脆弱的呢喃,仿佛还能听见昨夜的杀戮与呐喊,那马鸣,那失控的音,更能闻到那一扇扇刀光,那同伴惨死在面前的目眦欲裂,和那热血挥发的腥味,与恐惧到失控的恶臭。

“傻子……”

妄图将怀里的人抱到发烫,艾斯抓紧了手,却只能抓住一片虚无,连同对方的憨笑,一同永存在记忆的潮里。

失去一切声音,艾斯放下了怀里的人,指尖轻抚,找到了这张嘴上被撕裂的伤痕,而后再往里一些,探指往前,顺着对方的喉管一寸一寸的挖,最终将卡在其内的金镯子取了出来。

本是送给侄女的礼物有些变形了,夹起来左右看,其上布满了血污,像是某种深沉的爱。

“你可真的是个傻子。”

捏紧手镯,艾斯侧头迎着风轻声的念,望着伫立有前哨站的山,如挣脱了锁链的鬼,露出滔天的怨。

……

大雨洗涤过后的枝头挂满了水珠,在清晨的光芒下,晕出七彩光晕,而后被鸟儿一踩,颤巍巍的浸入土壤里。

空气十分清新,莫瑞斯站在主卧外,第三次看了眼怀表。

“主人……”

他试探性的敲了敲门,毫无所获,便又耐心的等,只当是主人昨夜与古德-讷斯谈心谈的太迟,一时被打乱了作息。

“莫瑞斯。”还在等候之际,楼下的巴里德忽然来到跟前,看眼主卧大门,对莫瑞斯小声开口道:“莫瑞斯,主人的同学现在在庄园外,说是要邀请主人一同去用早点。”

“又是那个古德?”莫瑞斯问。

“不是,是威尔莫特-披得。”巴里德摇了摇头,酝酿一下,接着道,“93届帝国班的倒数第一,为人懒惰骄傲,在帝国班圈子里,名声不大好。”

“是他?”莫瑞斯皱起了眉,“他不是和拉提提-戴里克形影不离的么,怎么会来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