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再入电梯(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703 字 4个月前

前一种可能性怎么想都很不靠谱,于是我直接给排除了。

这样一来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可是如果他不是人又会是什么呢?和小白一样的野仙元神,亦或者是个鬼物?

“小月你不用担心,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尽力帮你的。”我对许心月说道。

虽然我一点信心都没有,但这个妹子实在是太惨了,不给她一点信心我真怕我们一离开她就来个割脉啥的。

“他会怎么样?”许心月担忧地问道。

我呆了,我连怎么对付那鬼物心里都没数,你问我他最后会怎么样,这我真的很难回答啊。

耿耿姐见我被问住了,连忙说道:“我们会超度他的,让他下辈子能投胎一个好人家。”

“那真是太好了!”许心月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我暗暗叹了口气,他已经害了那么多人,怨气比枉死城里面的那些鬼魂还要深数十倍,这样的鬼魂真的还能投胎吗?

耿耿姐偷偷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多嘴,就算她不说我也不会那么做的,让一个本就绝望的人丧失最后的希冀,这该有多残忍。

“你吃点东西吧,一会儿我们可能需要你的帮忙。”耿耿姐拍了拍许心月的后背。

许心月一下子站了起来,“我也能帮上忙吗?我们现在就去吧。”

耿耿姐连忙拉住了她,“你还是吃点东西好好收拾一下自己吧,你现在的样子他还能认出来吗?”

我仔细地看了看许心月,不施粉黛的脸上是浓重的黑眼圈,干裂的嘴唇,因为消瘦而显得突出的颧骨……

如果不是本来长得不错,把自己糟蹋成这样的她像鬼多过像人。

“好,我这就去!”许心月来到桌旁,抓起一个蛋黄派撕开包装就狼吞虎咽起来。

可能是吃得太急了,而蛋黄派又那么干,她剧烈地咳嗽起来,耿耿姐拍着她的后背,我瞄到角落里有一瓶矿泉水,连忙取了过来递给她。

看着她眼泪被呛了出来,我这个已婚人士都有着心疼,真可谓是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许心月吃了两个蛋黄派,换了一身衣服,简单地打扮了一下。

将自己收拾了一番后,她终于不再像一个女疯子了,美女的头角初显峥嵘。

“小月,你家里有雨伞吗?”耿耿姐问道。

“有。”许心月当即拿出了一把长枪形的雨伞。

“太好了!”耿耿姐看到这雨伞之后大喜过望,接过来之后交给了我。

“把它撑开。”耿耿姐对我说道。

我撑开雨伞,这雨伞是黑色的,比普通的雨伞要大上一点点,估计是许心月和那个男孩撒狗粮用的。

耿耿姐竖起小拇指,我这才发现她小拇指的指甲修剪得像是刀锋一般。

在自己中指上比划了一阵,耿耿姐叹了口气,对我招了招手,“来,把手伸出来。”

我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拒绝绝对是没用的,于是只好把手伸了过去。

耿耿姐毫不客气地在我左手中指上来了一下,我估计她的指甲和刀片都没什么区别了,鲜血直接流淌而出。

“大姐你这爪子消毒了吗?”耿耿姐下手也太不客气了,我决定吐槽她一下。

耿耿姐翻了个白眼,没有搭理我,用食指蘸着我的血开始在伞面上写写画画。

由于这雨伞不透光,我也看不清她在画什么,想来是符箓之类的。

手指刚被割开的时候我并没有感觉多疼,可随着时间的延长,猫咬一样的感觉让我很难受,而耿耿姐画起来还没完了,一旦那个口子不出血了,她就会挤一挤。

这直接让我收到了二次伤害,三次伤害……

伞面的一半还没画完,伤口就再也挤不出来血了。

“另一只手。”耿耿姐头也不抬地说道。

我知道她画这个肯定和对付那鬼物有关,为了安全着想,我忍了!

两只手的中指都被割了一道口子,循环挤血之后总算是画完了。

相传在人的身上,中指血和舌尖血是阳气最重的,当然,和心尖血没法比,然而会取心尖血的人几乎没有。

“好了,干一干就可以了。”耿耿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得出来,画这些东西对她来说也不轻松。

我将雨伞小心地放在地上,来到正面看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古怪文字,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意义不明的图形,看着像唐卡,但是透着深深的邪气,令人不敢逼视。

这应该不是符箓,难道是收池人特有的东西?我看了一会儿,感觉头昏脑涨就放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