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如果这份爱(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09 字 4个月前

“老爷子,你看那桥边是不是有一个人?”我对柳老爷子说道。

柳老爷子手搭凉棚,有模有样地看了过去。

“小伙子你开玩笑呢吧?这里怎么会有人?”柳老爷子瞥了我一眼,那眼神就跟看精神病似的。

“老爷子您是老花眼了吧,那明明有个人影……诶卧槽!闹鬼了!”我本想指给柳老爷子看,那里却空无一物了。

“此乃幽冥圣地,不得口出污言秽语!”柳老爷子严厉地呵斥道。

我翻了个白眼,没有辩解,心中也是十分后悔,丫的这口头禅一时半会儿是纠正不过来了。

“闹鬼?你现在不就是鬼吗?”柳老爷子似笑非笑地说道。

我闻言一愣,是啊,我不也是鬼了吗?还怕个锤子啊!

短暂的插曲过后,我们继续前进。

那是一座拱形的石桥,横跨血河两岸,透着古朴的气息,虽然看着很近,但如果按照阳间的时间流速计算,我和柳老爷子足足走了两个多小时。

来到桥边,我看到了一块石碑,对联这东西似乎是地府的特色,其上写道:来时不知因果本末,去时不问前世今生,横批,苦海渡。

“这桥结实吗?连护栏都没有,万一掉下去不就完蛋了?”我看着只有不到三米的桥面有些肝儿颤。

没有声音传来,难不成是河水汹涌流淌的声音太大了,柳老爷子年纪大了没听见?

我回头看去,但眼前的情景却让我目瞪口呆,柳老爷子不见了。

附近一望无际,根本就没有可供人躲藏的地方,但他就这样凭空消失了,无影无踪。

刚刚还一起说话呢,怎么这人说没就没了?我有些慌了,在这儿我人生地不熟的,万一走丢了可咋整。

“柳老爷子!”我也顾不上禁地不禁地的了,扯着嗓子开始叫喊。

我的喊声很快就淹没在了血河的波涛中,没有掀起一丝波澜。

喊了一阵后毫无效果,我只好放弃了,当真是坏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就在我犹豫着要不要自己过桥时,桥上忽然有一个身影走来。

河水溅起的血雾让这身影显得很朦胧,看不清相貌,但从服饰的轮廓来看应该是个女性,个头和我差不多,穿着古装。

柳老爷子曾说过,这里不是谁都能来的,这女人既然能从桥的另一边走过来,想必不是一般人。

本着看到大佬躲一边的想法,我就要转身离去,未曾想那身影只是闪了几下就到了我眼前。

青丝如瀑,剑眉入鬓,凤目清冽,朱唇似血,一袭黑红长裙垂至脚边,玉足点地不沾纤尘,盈盈柳腰可堪一握,柔夷轻摆荡开滴滴血珠……

沈红蝶!我傻了,转到一半的身体僵住,想要开口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微微一笑,又走进了一些,我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虽然她很美,但那夺人的气质却怎么都掩饰不住。

我的动作让她皱起了眉头,“你很怕我吗?”

我讪笑着擦了擦额头上本不存在的冷汗,嗫嚅道:“我这是太久没见到你了,激动。”

“真的吗?我怎么感觉你在说谎?”沈红蝶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我……”她的眸子很亮,深邃得如同恒古不变的冰川,又如同不见底的深渊,我感觉自己好像被她看穿了一样。

“我有那么可怕吗?”她似乎生气了,目光看向奔腾的血河。

我打了个哆嗦,她不是琢磨着要把我扔到河里去吧,柳老爷子可是说了,这里下去就上不来。

沈红蝶诧异地侧头看向了我,“你这脑子一天都想什么呢,把你扔下去我就能开心吗?”

靠!忘了她能够看穿人心了。

“如果把我扔下去能让美女你开心,那我情愿永远沉在这血河之中。”这娘们喜怒无常的,上次就无缘无故给我下了个守宫砂,为了活命,我只好一边用对付黄天林他们的方法,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一边开始演戏。

“哦?你说的是真的吗?”沈红蝶抬手一招,我的身体就不由自主地飘了过去,站在了她身前。

此时此刻,我正脚踩苦海渡的边缘,只要再后退一点就会掉进血河之中,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