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三江行(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62 字 5个月前

我抱着小白快步跟上,出了大洞一看,外面哪里有什么竹林,到处都是雾蒙蒙的,只有一条羊场小道。

跟着黄天林跑了一段路,我忽然感觉眼前一阵恍惚,接下来就是天旋地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土坑里,脑袋下面还压着一截黑了吧唧的木头。

我伸手摸了摸后脑勺,已经起了一个老大的包,强撑着站起来,感觉身体虚得要命,一点力气都没有。

试着呼唤了一下小白和黄天林,确定他们都还在之后我松了口气,扒住土坑的边缘,卖力地往上爬。

我正手蹬脚刨地发力呢,小瑶姐的大脸忽然出现在我眼前。

她看起来有些狼狈,马尾辫已经散开,额头前散乱的碎发被汗水打湿,脸色也有些苍白,不过眼中却带着如释重负的喜悦。

“完犊子玩意儿,这么明显的沟你都能摔进去,还能摔晕,真是废物。”小瑶姐一边拉我一边说道。

我欲哭无泪,我也不想啊。

……

刘大师被黄天林吸了个魂飞魄散,没人再来捣乱,黄仙庙很快就建成了,王老板的事情告一段落。

为了表示感谢,王老板很是慷慨地给了小瑶姐一百万。

卑微的我被这个数字惊呆了,很多人一辈子打工都未必能够赚到这么多钱,不过想一想多少次徘徊在生死之间我便释然了,这是卖命钱。

小瑶姐分给了我二十万,这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我还以为也就是个千八百的,谁知小瑶姐这么大方。

小瑶姐说我虽然是块朽木,但是挺贴心的,值得培养。

看着银行卡里面多出的二十万,我蒙叨叨的,忽然觉得这个行业也不错。

我问小瑶姐周大师的灵魂没了,那身体会怎么样。

小瑶姐说周大师这种情况和丢了魂儿不一样,七天后身体就会死亡。

听到这里我心情有些沉重,自己算是间接杀了周大师,不过当时的情况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小瑶姐告诉我,将我撞晕的那块黑色木头就是阵眼,是一块百年的槐木,槐木本身就聚阴,又被周大师用特殊的方式祭炼,已经成了法器。

不过现在周大师挂了,这法器自然就是小瑶姐的了。

听小瑶姐解释了一番我才知道,在那清风吸干净阴气后,又有好多周大师自己养的鬼冒了出来,小瑶姐被缠住,这才没能来救我。

对于我们在聚阴阵中发生的事小瑶姐没做什么评价,因为小白提前交代过我,别把我那突然的变化说出去。

虽然我不认为告诉小瑶姐有什么不妥,但小白毕竟是我的老婆,我只好把这件事埋在心里了。

返程的路上,小白说我给她吃的东西有点难消化,她需要回山修行一段时间。

我有些不舍,但也不好强留,于是小白离开了,只剩下黄天林跟着我。

长途行车其实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但也要分和谁一起,小瑶姐就没让我感觉到一点无聊,一路上不停地数落我。

这要是换成别人早就怀疑人生了,不过我这人脸皮厚,左耳进右耳出的,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路程走到一半的时候小瑶姐接了一个电话后改了方向,我问小瑶姐要去哪里,小瑶姐说去三江那边,又有生意了。

我问能不能先回老家一趟,身上的衣服都要馊了,小瑶姐极度鄙视地说有钱了买新的不就得了,来来回回油钱都够用了,还不够耽误事儿的。

我一想也对,当真是穷得太久太严重了,这思想怎么都转变不过来。

三江这个地方我还是很了解的,那里的平原种出了数之不尽的水稻,不知道养育了多少人,可以说是我国最大的粮仓。

种地是看天吃饭的,年头不好对于农民来说就是一场灾难,难不成有人找小瑶姐帮忙祈雨?我在心中恶意地猜测着。

一路的高速让我们很快就到了地方,这里的城区和其他地方大不相同,十家店有八家是和农业有关的,农机具、劳保用品、五金商店……

街边的马路牙子上坐着三五成群的男男女女,这是戳大岗的。

所谓戳大岗就是等活儿找自己,这些人有的是开插秧机的,有的是挑苗的,有的是补苗的,分工不同,价位也不同。

三江这边不像我老家那儿,农户种地的规模都很大,一般自己忙不过来,都会雇人,有的电话联系,有时候干脆就来找戳大岗的。

和工人确定长工短工,谈好价钱,直接五菱宏光拉到自己家大地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