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放浪形骸的出尘道长(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43 字 6个月前

我看赵齐天好像有些纠结,扔过去一个白眼,“和我你还整这些虚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赵齐天有些尴尬,“其实也没啥,就是有点危险,那高人说了,我这八字太硬,干不了这活儿,而我又不放心找别人,所以要你陪我一起。”

我一听笑了,“我说你不就是包了个工程嘛,怎么变得跟个娘们似的,忘了当初你帮我打架,咱俩被几十人追小半天的事儿了?”

赵齐天哈哈一笑,“是啊,我啥时候变得这么磨磨唧唧了,还记得那次咱俩把手都打骨折了,就那还喝了顿酒在网吧玩儿了一宿才去做的手术。”

我也笑了,如今我们已经松开了青春的尾巴,当年的那些糗事想起来就好像喝了一坛老酒,酒不醉人人自醉。

一起追忆了一会儿往昔之后,赵齐天终于说出来要我帮什么忙了。

那个高人基于赵齐天的实际需要与正义感,给他策划了一个方案,我将其定义为釜底抽薪,不过这个薪有点不好抽,下面的火太旺了。

高人的思路是这样的,这所教学楼之所以会聚阴养煞与风水地势有关,但这东西凭借我们这几头人根本就改变不了?

如此一来就要从其他方面下手了,由于这里阴气太重,所以聚集了很多妖魔鬼怪,而这些妖魔鬼怪本身又是阴性的生物,两者结合起到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果。

于是,这里对妖魔鬼怪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如此恶性循环下去早晚会出大事,把这事解决了也算功德一件。

而我们首先要把妖魔鬼怪全部从这里弄走或者消灭,最后由那个高人出手,布置一个风水局,用以散掉这里的阴气。

然而有校长那方面的顾虑,不能大张旗鼓的搞,一些简单有效的办法都不能用,所以只能选择事倍功半的方法,而我和赵齐天在这个办法中所起到的作用就是诱饵。

虽然这个定位让我很不爽,但赵齐天毕竟是我哥们,为了哥们小爷我忍了。

我问赵齐天具体需要怎样做,赵齐天说还没有定好,晚上来这里找他就行。

约定好时间后我就闪人了,回去正好看到张影从教学楼里面走出来,睡眼惺忪的。

一看到我她就是一通埋怨,说我走了也不叫她,是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去了。

还真是见不得人的事,不过不是做而是预谋,但这事我是不会告诉她的,免得她担心我的安全。

张影看起来睡得不错,再加上她以为那神像牵扯的事情已经解决了,心情特别好,蹦蹦跳跳地拉着我去图书馆。

按理说女朋友在身边疯闹我应该很开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高兴不起来,仔细一想,我这十七年来开心的时候真的很少,难道和这些事扯上关系就真的会失去快乐吗?

想着想着我忽然心中一惊,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悲观颓废了呢,还记得初中班主任和我说过,人活着的结果都是死,如果光看这个结果,那活着就没有意义了,重要的是过程。

斤斤计较是一天,没心没肺开怀大笑也是一天,一个人最好的状态就是眼中写满故事,脸上却不见一点沧桑,快乐了自己,也能感染身边的人。

想到这里,我嘴角下意识地上扬。

“想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张影忽地将脸凑了过来。

我心念一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她红润的小嘴上叭了一口。

张影愣住了,周围的人也都投来了暧昧的眼神,下一刻,张大美眉的脸都红到了脖子根。

我虽然脸上挂着计谋得逞的笑容,但手心都在冒汗,两条胳膊上的守宫砂刀刺一样的疼。

不过今晚能不能活下来都不一定呢,说不定这就是我人生最后一次亲异性的小嘴了。

我的初吻在小时候被同样是个小丫头片子的小白夺走了,那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而这些年过来,居然悲催地一次都没体会过,就在刚刚,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人家处对象都喜欢成天叭叭叭了,这感觉,简直了!

被我耍了流氓,张影的心情反而更好了,我们两个在校园内压了一天的马路,回味着过去,畅想着未来。

晚上吃了一顿麻辣烫后我就送她回寝室了,张影看起来很失落。

后来张影告诉我其实她本打算那天和我发生点什么,可她也知道这不可能。

没错,她就是这样想的,各位,不要觉得这很不可思议,偷偷地告诉你们,有时候女的可比男的色,只不过人家藏得深,不容易发现罢了。

告别了张影,眼看着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我便向着废弃教学楼所在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