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素未谋面的未婚妻(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751 字 6个月前

我的高中生涯很悲催,因为我被分手了十一次,每个女朋友的借口都是相同的,喜欢上了我同桌。

换成别人遇见这样的事少不了和同桌切磋一下武功,但我不能啊,因为我同桌是个萌妹子!

有人问我同样是姑娘,她们怎么会喜欢上我同桌呢?百合也没有这么奇葩的概率啊。

这件事我也很费解,更让我想不通的是,这十一个姑娘都是主动追的我,在我答应后的第七天就会提出分手,而且和我分手后她们还不去追求我同桌。

在毕业的那一天我得到了问题的答案,那天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大美女找到了正在河边吹风思考人生的我。

当时她迎面走来,我整个人都呆住了,世界上真的有这么漂亮的女人吗?

天生的柳叶眉,杏眼如两汪清泉,小巧的鼻子不露一点鼻孔,宽大的汉服也遮不住她前凸后翘的身材。

我万万没想到,她会停在我面前,问了一个让我差点掉到河里去的问题。

秦五一,你什么时候娶我?

我可以确定在那之前我没见过她,可她却问了我这么一个问题。

我愣了好久才反问了一句你是谁。

直到如今我还记得很清楚,当时她的脸色就变了,从含情脉脉变得冷若冰霜。

你居然把我给忘了!

她一巴掌就甩了过来,把我抽得原地转了一个圈。

我当时火气就上来了,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但你长得漂亮也不能随便找茬打人啊。

我抬头想要理论,却发现那个女孩不见了,环顾四周,整个河边都没有人。

当时是晚上,河风吹在我身上,让我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一溜小跑回到家,我全身上下都湿透了。

原本以为就此逃过一劫的我在晚上梦见了那个女孩,她和我说我的十一个女朋友都是她用来耍我的,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女朋友的,只能娶她,就算我找到了女朋友她也要给我搅黄了。

梦里的我懵逼了,刚想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她的那张脸忽然变了,脸皮没了,血肉模糊,一条蛆虫爬过没有瞳孔的眼珠。

她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我直接吓醒了。

从那开始,我就得病了,每天下午定时发高烧,后来又上吐下泻,大学都没上成,直接回农村老家养病去了。

那段时间每天晚上我都能梦到那个白衣女孩,她变着法地吓唬我,把我搞得都有点不敢睡觉了。

医院去了,中医也找了,我的病却怎么也治不好,家里的人都急坏了。

后来也找了一些跳大神的来治,但是听完我描述的情况,那些大神都是直摇头。

眼看着我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奶奶终于长叹了一口气,和爷爷说去找姑奶来吧。

爷爷说要不再挺一挺,奶奶说再挺人就没了。

姑奶是个大神,年轻的时候很厉害,但如今年纪大了,已经不干这一行好几年了。

来到我家,姑奶的第一句话就是没想到还是没瞒过去,到底是找来了。

迷迷糊糊的我问姑奶谁找来了,姑奶说我的未婚妻。

我的记忆中从来就没有这回事,然而姑奶也不让我追问,只说先给我看病。

姑奶说的看病既不是打针也不是吃药,而是找了块红布蒙在了我头上,又用红布捆住了我的腰。

我觉得很别扭,因为只有结婚时新娘子才蒙这么个红盖头,我又不是新娘子。

姑奶叫我在炕上盘腿坐好,自己开始摆弄起带来的那面鼓。

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姑奶是在给我请仙,那面鼓就是萨满神鼓,也叫文王鼓,敲鼓的鞭子叫打神鞭。

本来这鼓是二神用的,可是姑奶一马双跨,这是很不容易的事,而且那鼓也不简单,有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不是驴皮的,而是人皮的,鞭子是一节雷击桃木做的。

鼓声响起,那声音很奇怪,沉闷绵长。

伴随着鼓声,姑奶唱了起来,这是一些我听不懂的东西,我只记住几句,什么在深山修身养性,出古洞四海扬名……

鼓声和姑奶的唱词好像催眠曲,很快我就昏昏欲睡了。

我都没有注意到渐渐姑奶的唱词和鼓声都消失了,就在我真要睡着时,姑奶突然问了一句,是小白吗?

姑奶奶。

声音是从我嘴里传出来的,但却是那个每天吓我的女孩声音。

我傻了,想要开口说话,但是发现整个人都动不了了,闭着的眼睛也睁不开,周围都是黑漆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