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9章 还能更无耻些吗(1 / 2)

胡铭晨虽然脸上挂着笑,可是对于毛原林,他还是反唇相讥的给予有力的回击。

胡铭晨是能够镇定自若,泰然处之的,可是并不表示他就没有一丁点棱角了。

顾长青说两句,起码他是今天的主角,胡铭晨给他面子,而且,他还是班长,此次高考也的确考了一个好学校。可是你一个读朗州师大的,也跳出来叽叽歪歪的,胡铭晨要是不捏你两下,那怎么对得起人。

“胡铭晨,你好像有点看不起朗州师范大学啊,这朗州师大差距厦门大学,和你这朗州大学差距京城大学,似乎也差不多,大哥莫说二哥,都半斤八两。”与顾长青要好的另一名同学雷勇帮着毛原林道。

“怎么会,我怎么会看不起朗州师大呢,好歹也是省属重点大学,从你的差距换算下来,好像也差不多。不过有一点,咱们这么多同学都在,你们什么时候听我说过我想去京城大学或者水木大学?谁听我说过?”胡铭晨慢慢悠悠道。

“这到还真是没有。”

“我好像也没听说过。”

“似乎都是我们再说,是我们再预测,胡铭晨我记忆中真没提到这两所大学来着。”

其他同学思索一番之后,纷纷替胡铭晨背书道。

胡铭晨本身就是一个努力试图低调的人,他就算真的想去京城大学或者别的什么大学,怎么可能会挂在嘴上。

再说了,依照胡铭晨平时的学习成绩,不管想去哪所大学,根本就不用提,没有谁会相信他去不了国内最好的学校。

反而是毛原林,不止一次的说过他心仪厦门大学,喜欢那座城市的环境,一心一意就要去厦大,而且在填志愿的时候,毛原林还刻意在班上宣扬,他的第一志愿就是厦大,并且搞得信心满满。

这才是真的满桶水不响,半桶水响叮当。吹嘘了半天,结果考试成绩出来,距离厦大的分数,差的不是一点半点,结果只能去朗州师大读地理科学专业。

听到其他同学纷纷表示没听到过胡铭晨宣扬要去某所大学,毛原林的脸就有些羞红,他是想起了自己在教室里吹捧的场景了。

“看看.......其实吧,我最心仪的大学就是朗州大学,环境优美,离家又近,虽然不如国内的很多大学,可是好歹也是重点,师资力量也说得过去。正好适合我这种散漫的人,要是去了其他顶尖大学,每天你追我赶的那种奋进场面,我还怕我适应不了,尤其是听说每天要去图书馆抢位置,我就感到头大。对了,我也记起来了,雷勇,你好像也说过你要去明珠财经大学的,哎呀,他们也是错过了你,把你让给了朗州财经大学,啧啧啧,损失,明珠财经大学的一大损失。”胡铭晨摊着手,谈笑风生的继续从容道。

雷勇自己也和毛原林一样说过,他就要去明珠财经大学,最不济也要去外语外贸大学,可是那些学校都没去成,进了省财经大学。

从全国本科大学的整体来说,不管是朗州师大还是财经大学,在全国的排位也都属于前半段的,中等偏上吧。但是与他们想去的学校相比,都差了一百多名到两百多名。

胡铭晨最后的“啧啧啧”声,再加上“损失”两个字,简直将雷勇说得无地自容。他进不了明珠财经大学怎么会是明珠财经大学的损失,那时他没那个本事考进去而已。

反而是胡铭晨,非常坦然的说出他想去的学校就是朗州大学,而他现在去的也是这所学校。

这叫什么?这叫如愿以偿,叫梦想成真。与他们的梦碎相比,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当然了,胡铭晨说他就想去朗州大学读书,还列举了有些优点和条件,是没有几个人会真的相信。但是信不信不重要,重要的就是胡铭晨没有表露过什么,那他现在说什么都是可以的。起码对得上号,因此这个例子告诉我们,有些话不能说,要说也不能说太满,否则就有可能自己打脸。

“胡铭晨,何必呢?大家都是同学嘛,没有必要揭人家的疮疤,这不好。咱们今天借着我升学的喜宴机会,就是诉说同学感情,你们说对吧?”顾长青见自己的两个好哥们三言两语就完全败下阵来,作为地主和班长,他就不得不站出来缓和一下了。

“对对对,班长批评得是,哎呀,是我有点口无遮拦了,毛原林同学,雷勇同学,对不起啊,别往心里去,别往心里去。”胡铭晨第一个站出来附和顾长青道。

胡铭晨话,让毛原林和雷勇别提多腻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