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绣花枕头叶窈窕?呵呵,我爸爸又不是校长!(1 / 2)

八零俏窈窕 宓茶茶 5287 字 14天前

现在这个郭德秀,明显就是个好吃丫头。林红倒是不介意姑娘家这样,但要是让她家窈窕做给郭德秀吃,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这孩子虽然人不错,看着也是个家庭条件不错的,但是林红就不是那种让自家孩子迁就别人的人!

“阿姨,你怎么了?”

郭德秀的淮阳话说的不太好,里头还带着省城特有的软糯味道。林红很喜欢这样娇娇柔柔的小姑娘,当然更喜欢的自家闺女叶窈窕。所以就随口说了一句:“我们乡下苦,我怕你这些孩子去了不习惯。”

郭德秀这样的孩子,自然是你说什么都不如她撞一回南墙。叶窈窕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由着郭德秀拉着她到屋里头给她倒水,让她坐下歇着。至于黎白早就已经被郭德秀赶走了。

也是幸好去了郭德秀家,叶窈窕等了很久,才跟着过来通知考试的黎白去了红旗中学。

到了中学食堂,叶窈窕终于明白为什么让他们等了这么久,原来,臧明亮校长居然找了高二的学生过来围观,又因为他家臧娟也在其中,又要求几个学习成绩一般的学生过来陪考。

这一波操作弄得叶窈窕很懵,这不是应该找几个学习成绩特别好的人,反衬自己一下?还是臧娟得意洋洋地过来给她解了疑惑:“就你写的那字,简直就跟出线找它妈似的。”

怀阳这边的出线就是蚯蚓的意思,这话就是说叶窈窕的字歪歪扭扭丑得不行?

叶窈窕没做声,她的字不好这是事实,一段时间“不能好”也是实情。她要感谢臧娟同学,因为臧娟同学的缘故,叶窈窕决定借着被人羞辱的由头,找找看有没有那种簪花小楷的字帖,好好练练。

想到这儿,叶窈窕又是一阵苦笑:这种时候,还说什么簪花小楷?先让自家的字变周正了再说吧。

这个年代很多人都说字如其人,虽然叶窈窕长得那叫一个美丽动人,但是她的满地爬的字经过臧娟的分享传递,让在场的五十多个学生都有一种这就是个不爱学习,整天爱臭美姑娘的感觉。

郭德秀很生气,从臧娟手里抢过叶窈窕写了几个字的试卷,又一把扬起臧娟的演草纸,喊道:“看看,看看,自己写的都是这样的字呢,还好意思说别人呢!”

臧娟的字的确不好看,却也比叶窈窕的字好看了那么一丁点儿。所以,很多人虽然看不惯臧娟,同样也看不起叶窈窕。一个高二的学生了,写字还不如个初中生,甚至稍微好点的小学生都比她写得强!但是人却又长得这么好看这样大反差也太大了。所以,大家一致认为:这个人真是个绣花枕头,内里全都是草包。

这样想的人,大多数都是女同学。而男生那边早就炸开了锅,现如今更是人声鼎沸了。虽然大家都怕臧明亮,可是难保还有几个调皮捣蛋地在里头说:“啧啧,怪不得臧明亮就是不给人家毕业证呢,原来是看到大肥肉吃不着,心里痒痒的慌啊!”

一旁的学生赶紧推同学小声劝他:“别说了,要是被脏东西听见了,小心他治你!”

其实现在的大环境里,老师还都是要夹着尾巴做人的,毕竟被人当成臭老九批斗的日子才过去没几天。但是在红旗中学,还真没人敢跟臧明亮如何的,那是因为臧明亮有后台。

说话的人立刻普及最新消息:“你这都是老黄历了,革委会现在可没有几个人了,都走了!”

红旗公社的人都很奇怪,那个魏子来在红旗公社不说是一手遮天,那也是谁说到他都会脸色变一变的人物,他这么灰溜溜的走了,还真有些出人意料。

这下子,男同学更兴奋了:

“那怪不得这回老臧没有得手呢!”

“你知道什么啊,听说魏子健也盯着这个叶窈窕呢!”

“哎呦,怎么都是这些人啊,就不没能给我们这些人一点活路啊!”、

“给你活路,就你长的这个驴脸样?你没看见叶窈窕身边的那个人,虽然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但是一看就不简单,说不定脏东西就是因为他才不敢对叶窈窕怎样的!”

“唉,看来咱是指望不上了,那就多看看吧,诶,你说,这叶窈窕怎么现在越来越好看了,以前看着也不错,但是现在这样,啧啧,怪不得说女大十八变呢。”

说这话的是叶窈窕以前的几个同学,虽然高二很多同学退学,但是班里家庭条件好的,工作还没安排好的,也都还在学校继续上课。毕竟高中毕业了早早回家干什么?除非有工作能顶替,不然早回去还有下·乡·插·队的风险,真是何苦来哉!

这句话算是说出了很多男生的心声,这些男生虽然都是学生,但是年纪不小,家里也都给找对象了,这些人里很多都是公社上的人,或者父母在公社上班,家里其实是县城的人,所以自对叶窈窕这个从前的村花有些居高临下俯视之感。

他们没想到的是:以前跟在魏子健那个酸东西后头跑,被胡丽耍着玩的叶窈窕,几个月不见,居然好看成了这样。虽然五官跟以前有那么五分相似,但是现在的叶窈窕更精致,气质更好,举手投足,沉稳又优雅,总让人靠近时有种相形见绌之感。

那些男生的议论声虽然不大,但是已经够臧娟听到。她气得差点没去够着那个男生打。这里头说话的几个人,哪一个都是跟她有关系的人,就算是被臧明亮一口一个黎书记尊敬着的黎白,在臧娟看来,这也是她爸给她争取的结婚对象候选名单之一。

想到这,臧娟难免又要去找这几年一直都很喜欢的魏子健,一看之下,臧娟眼睛立刻亮了。魏子健模样不错,现在穿上四个口袋的干部服,斯文小眼镜一戴,皮肤白净,眼镜后头的双眼大而深情,臧娟这么一眼看过去,就觉得自己已经深陷其中。

尤其魏子健这会儿正温和又宠溺地冲人笑着,这让臧娟看着既心动又心烦。

臧娟立刻软了嗓音:“魏老师,你帮我们发卷子吧!”

红旗中学从来还没有因为一张毕业证书就单独出试卷的,所以不仅高二的学生都来了,还来了不少老师围观,等叶窈窕拿起笔认真地将“出线”写得不至于像是找妈妈的时候,臧娟已经翘起了尾巴,头昂高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