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最理智的疯狂(1 / 2)

慧果的推论非常的条理清晰。

已知:自己设置法坛的事情,只有同样在药王寺的人才能发现。

得解:自家出了奸细。

已知:有能力找到真正法坛的人只有金蝉。

得解:一定是他!

再加上此前金蝉没能拦住萧禹余,让绝天陷地阵差点被破,更是让慧果对金蝉的怀疑瞬间攀升到了极致。

好你个浓眉大眼的。

该不会这突然出现的人仙也早在你预料之中,表面上和对方交战,实际上是为了抹除自己的怀疑吧?

慧果:“........”

很有可能!

慧果越想越觉得头皮发麻,敌人竟在我身边!念及此处,他立刻有些急躁了起来,虽然他对自家师弟很有信心,但如果去往法坛的那个是金蝉的后手,那以对方养胎境妖王的手段,还真不好说!

情况不太妙!

而就在慧果苦思破局之策的同时,另一边陆行舟却是接到了来自太裕王的质问:“为什么那位会出手!”

“啥?”陆行舟故作不知道。

“那位人仙!他难道不是你逆天观的人么!”

“谁说的?”陆行舟反问道。

“我.....”

太裕王卡壳了,事实上从他对萧禹余的称呼来讲就可以看出了,太裕王甚至连萧禹余的名字都不知道。

从见到萧禹余以来,两人之间只产生过一次对话。

话不多。

就两句。

“你是来自上界的人吧?你几岁突破的巅峰武圣?”

“呃,二十九岁?”

对话到此为止,自那以后,萧禹余就再也没有和太裕王说过哪怕一句话,甚至时不时还用斜眼来看他。

所以他还真不知道萧禹余的真实情况。

“他不是你逆天观的人!?”

“当然。”陆行舟毫不犹豫地信口开河道:“他本来就和金蝉有仇,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伙伴关系而已。”

“那他做什么....”

“与我无关。”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

“你没问啊。”

太裕王顿时一口气噎在了喉咙里,不过转念一想,他却是忍不住怒骂自己反应迟钝:要知道他可是代表逆天观和自己签过法契的啊!如果萧禹余真的是逆天观的人,他就应该也在法契约束内。

但事实上他却毫无压力地出手了。

这就是铁证!

该死!

“所以那人仙只是为了对付金蝉而来的?”

“没错,放心吧,他只会去对付金蝉,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比起那个,这个破阵法你打算怎么办?”

“........”

平心而论,太裕王并没有办法。

不过-----

“继续拖着,想要同时维持这绝天陷地阵和破界法坛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想困住我们他也要付出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时间。

太裕王身为圣皇天贵胄,或许多少有点养尊处优,在谋算和应变上不如慧果,但他的眼力和判断依旧是非常强的,因此他很快就看出了慧果那看似占尽上风的表面下,实际上已是分身乏术了。

同时维持两种高强度的法仪。

哪怕神意上能勉强,

消耗也是实打实的。

“不出意外的话,原本只需要一刻钟就能彻底完成的破界法坛,在他手上至少得三刻钟后才有成果。”

时间空出的越多,

破绽就越多。

可供翻盘的机会也就越大,退一万步讲,自己那边的破界法坛此时估计也已经发动了,只要最后自己那边也能成功完成,就算慧果成功了也无所谓,至少也是个不胜不败的结局,也可以接受。

甚至极端点想的话,这里若是让陆行舟直接倒戈,三位人仙一同对付慧果的话,说不定还会有奇效。

不过----

“慧果此人阴险非常,且小心谨慎,有关真假破界坛的事情,金蝉事前似乎也不知道,显然这慧果压根没有相信过金蝉,如此想来,恐怕他的底牌还不止绝天陷地阵一样,也不一定就怕围攻。”

围攻若是成功也就罢了。

失败了,那就等于平白暴露了陆行舟这么一个暗子,虽然不能说亏,但显然说不上是资源利用最大化。

念及此处,太裕王便放弃了让陆行舟当场倒戈的想法。

转而选择了更保守的方案:

拖。

“你不是要拖么,我就给你机会,跟你拖下去!看看到最后到底是你先破界成功,还是我先破界成功!”

太裕王对自己的破界法坛设计也很有自信。

毕竟比起慧果,他的本钱可太多了,破界气机虽然很难隐藏,但也不是没有另辟蹊径的解决方法。

而与此同时-----

“我就知道,慧果那边在谋划破解法坛,太裕王那边又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果然也是早有准备!而且看来太裕王对天圣帝也不是完全信任,就和慧果一样,如此大事又怎么会假借他人之手。”

金蝉的身外化身,以数千年药王寺香火功德为基,历代药王寺方丈躯壳为基,以及金蝉神通奥妙,分化而出的“禅”,正手捧一件木质罗盘,赤脚行走在一座山林之中,神色间满是慈祥安宁。

和一招鲜吃遍天的龙蝗不同,金蝉没有可以一招定胜负的手段。

但作为代替,他的手段丰富多样,或许在纯粹斗战上略逊龙蝗一筹,但面对复杂的情况,却更具生命力。

事实上从如今金蝉的状态上就能看出来了。

龙蝗苟延残喘了那么久,还是半死不活,但金蝉却是陆陆续续恢复,混得比龙蝗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而此时金蝉手里的木质罗盘,便是他诸多手段之一。

此物名为“搜天索地罗盘”,乃是金蝉发家起势的关键所在,可以在方圆万里之内寻龙探宝,据说曾经乃是一位寻龙士的本命之器,后面被金蝉捡到,成为了他积累前期资本的重要途径之一。

“采一缕破界气机为引,哪怕你隐藏得再深,我也能给你挖出来!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想都不要想!”

作为身外化身,“禅”并没有和太裕王签订法契,所以才特地派来针对太裕王,至于慧果那边,则交给没有与其签订法契的本体来负责,这也是事先说好的分工,只是本体那边似乎并不顺利。

“罢了,没了我,有陆行舟,天圣帝,太裕王,三位人仙在那里,如果这都能让慧果成功破开天地界障,

那只能说是天数如此了。”

金蝉摇了摇头,很快便将药王寺的战况抛之脑后,继续催动搜天索地罗盘,片刻后,就见那罗盘陡然一震:

“有了!”

罗盘上的指针轻轻转动,金蝉屡屡打破虚空,顺着罗盘的指引,很快就来到了破界气机所在的地方。

“这股气机....怪不得此前无人发现。”

到了这里,金蝉再稍作感应,立刻就有了明悟:“将气机压抑在了一个范围内,使其不至于彻底暴露在人仙的视野下,也只有来到了这里,人仙才能感应到破界气机的存在,是标准的障眼法。”

此前之所以没人察觉,

原因就在于此:

对于中原人和西域人而言,这块地域实在是太偏僻了,不仅未开教化,而且山林密布,而且极度排外。

----是的。

虽然被困在药王寺多年,但金蝉对这方人仙界的大致分布还是清楚的,若是按照地域来划分的话,

这里应该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