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狗血剧(1 / 2)

纳兰康硕饮了一口茶,有些感慨:“孩子们已经长大成人了,朕也老了,不过却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后看着纳兰盛元:“你们早日开枝散叶,延绵子孙。”

纳兰盛元起身行礼:“多谢父皇,儿臣定不会辜负父皇的期盼!”

李晴也跟着起身,面色绯红,未曾言语,任谁也挑不出毛病来。心里却不禁叫苦,封建社会的礼仪也太多了,动辄行礼问安,错了就罚,就被认为是德行有失,鄙视!

德妃笑道:“元儿这孩子净说些大实话,可是笑死臣妾了!”

钱皇后淡淡的瞥了一眼风韵犹存楚楚动人的德妃,皇上说过话后,这德妃不分轻重缓急便抢先一步。仗着皇上宠爱,孕有一子一女,气焰是越发不知收敛了。

廉妃接着道:“实话实说不好吗?”

德妃笑意不减:“不是不好,好着呢!姐姐养的好儿子,将来奇儿若是这般,妹妹也就知足了!”

纳兰康硕笑看了德妃一眼,后见纳兰盛元一本正经,不苟言笑,又见李晴娇羞,却也不失大家风范,道:“难得今日有空,开始敬茶吧!”

钱皇后不着痕迹的扫过装蜗牛一般的李晴,除了太子成亲敬茶时皇上在场外,秦王、齐王成亲时,皇上则是在御书房与大臣们商议国事,不信贤妃与兰妃心里会平静。

纳兰盛元一一介绍众人与李晴熟悉,李晴笑不露齿,始终保持着张弛有度的微笑,心里却把纳兰盛元给从头到尾骂了一遍。

既然要介绍众人,还让她提前预习,是见不得她好过啊!

长辈们皆准备了丰厚的见面礼,李家也备了合适的回礼,融洽的很。

轮到平辈时,李晴不改颜色,随着纳兰盛元走到太子——纳兰盛景面前,端起早已准备好的茶水:“太子请喝茶!”

纳兰盛景的神情有些古怪,似是略微激动关心:“晴···燕王妃可好?”

李晴眨了眨双眼,太子当着纳兰盛元问她这话是有毛病吧?!这是一个兄长该问的?

原主不会与太子之间有什么关系吧?你妹!

想到这儿,李晴不由的看了一眼神情未变的纳兰盛元。纳兰盛元深觉手痒,想招呼在李晴的脸上,这是一副什么表情?

她自己做的事情,她自己会不知道?

李晴了然,对着纳兰盛景不失礼貌道:“回太子殿下,过得很好!”

纳兰盛景的面色有些泛白,目光在新婚夫妇两人的面上来回了两次,点了点头,接过茶盏时,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碰了一下李晴的手指。

李晴神色淡淡,垂下了眼帘,掩饰住眼底的真正情绪,退后一步,旁边的秦王——纳兰盛希笑得意味深长:“能嫁给本王最为痴情的四弟,弟妹好福气啊!”

李晴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秦王妃——欧阳氏,后看着纳兰盛希:“想必二嫂也是与我一般福气,皆是嫁对了人!”

纳兰盛景嘴角不觉莞尔,旁边的齐王——纳兰盛明噗嗤一下笑出了声。京城中,谁人不知秦王最是喜新厌旧,府中妻妾成群。

二嫂偏是出生武将之家,性子跋扈,喜好拈酸吃醋,出手狠辣。冲劲上来,连二哥也要退避一头,不敢硬碰硬。

四弟媳却当着太子与众人的面揭二哥的短处,且是用与二哥同样的手段,当真是让人刮目相看。

纳兰盛希精致的双眼中划过几丝恼怒,气极而笑:“弟妹好口才,本王记住了,改日定当回报一二。”

李晴有些无辜:“既是一家人,相互之间照应也是应该,二哥不用如此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