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进宫(1 / 2)

走了约半个时辰后,有人不时给仍坐在马车中的纳兰盛元行礼问安。纳兰盛元言辞清淡,在众多官员的目视中,马车驶进了庄严肃穆巍峨的皇宫中。

借着东边微微升起的一片朦朦胧胧的白光,李晴悄悄打量着四周。十步一岗,五步一人,皆手拿长枪,面容冷傲。

李晴心中有些小紧张,两世为人第一次入皇宫。

曾看过几部宫斗剧,其中的女子争来斗去,你死我活,不择手段,十分头疼。

“礼多人不怪,切记勿要逞一时口舌之能。皇后贤良淑德,处事公正,若有不懂之事可向皇后请教一二!”纳兰盛元突然出声道。

李晴瞪大双眼,瞧着纳兰盛元在阴影中若隐若现的容颜,有些不可思议,纳兰盛元没好气道:“收起你那一副伪善的无辜,本王之所以提醒,就是为了不跟在你身后收拾乱摊子。”

李晴一笑:“不管王爷是有心还是无意,臣妾都感激不尽!”

天色渐明,马车终于停下了,纳兰盛元率先跳下马车,小环与灵儿守在马车一旁,一人掀开车帘,一人打算搀扶李晴。

李晴探出头来,见眼前一只白皙骨肉均匀具有美感的大手伸过来,后看着大手的主人:“有劳王爷了!”说着将手放进大手中,借力道下了车。

饶是灵儿知晓了真相,此时依旧有些不敢相信人死会复生,且还成了主子的王妃,这事太过奇怪了。

李晴见灵儿在,紧张的心放下了大半。纳兰盛元能将灵儿带来,可见在大局上是保持一致,并不打算现在揭穿骗局。

或许···灵儿身怀武功,放在她身边,也能更好的监督。

昏黄明净的灯光下,李晴望着纳兰盛元俊美的容颜,心底一阵可惜。

无可挑剔的容颜下,掩着一副可憎的阎王心肠。若非了解,还真有可能被骗,想恋爱了!

两人在一名小太监的带领下,不紧不慢的走着。

所过之处,宫殿如云,花团锦簇,美轮美奂。

突然,纳兰盛元住了脚,李晴险些被拽倒。一个踉跄,被纳兰盛元从身后轻松揽腰扶住了,道:“晴儿小心!”

李晴一惊,呆呆的望着这个突然改变剧本套路的纳兰盛元,装作娇羞幸福道:“多谢王爷!”

纳兰盛元双眼闪过一抹精光,扶着李晴站好,伸手抚了一下她微微有些错乱的鬓发:“你我本为一体,何来客气一说?”

李晴娇羞的低着头,声似蚊蝇:“是,臣妾都听王爷的!”

后用更小的声音不满道:“王爷突然改变剧本为何不提前说一声?若非臣妾反应及时,险些露馅了!”

纳兰盛元演绎深情的面容,不可抑制的僵硬了一下,皮笑肉不笑,同样小声道:“本王要做什么用和你商量?演好你的戏,顺其万变。”

李晴笑颜如花的抬起头,抽出手揽着纳兰盛元的一条手臂,取出帕子轻轻在纳兰盛元的额前擦着:“臣妾都依着王爷就是了。”

周围来来往往的宫女太监行礼过后,有不少驻足观看,窃窃私语,艳羡非常。便是领头的太监——宸坤宫太监副总管——孙善忠的眉眼也带着一丝笑意。

燕王是廉妃所出,是边疆镇北侯府的嫡女。一身功力彪悍,身形高大,骨骼突出,与那一张大气张扬的脸倒也贴合。

其人是个直性子,进宫多年不知收敛,多番顶撞皇后而不自知,连累燕王也不受待见。且太子于前朝后宫中多次笼络,竟不识好人心,自成一派。

这桩婚事下旨的是皇上,但提议的却是皇后。

燕王想借婚姻之事拉拢一个强力后盾,这算盘是大大错了。左丞相自始至终都是太子的授业恩师,这门婚事非但成不了助力,反会成为累赘。

如今看来,李府大小姐着实不简单,居然可以让一向对男女之事冷淡的燕王关心体贴,真是意想不到的收获。

来到一处奢华大气的宫殿前,只见院落中假山环绕,花草葳蕤,亭台楼榭,小桥流水,有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