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一台戏1(1 / 1)

李晴暗暗自得,终于出了一口恶气。

李家大小姐的身份有多种加持,令纳兰盛元不得不有所束缚,但这也只是暂时的,能够永远屹立不倒,还需另想法子。

纳兰康硕无疑是最好的避风港,但伴君如伴虎,一个不好,便有可能起到反作用。

小环与小月颤颤巍巍走进来,见地上一片狼藉,自家主子衣襟破裂,脖子上还有一圈骇人的青紫掐痕,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李晴挥了一下手:“将这里收拾一下,你家小姐饿了,看看是否能够找到一些吃食,快些送过来!”

小月与小环分头行动,李晴坐在妆奁前,忍着疼痛,给脖子上的掐痕涂抹药膏。

小环与小月对视一眼,心底揪痛,没想到嫁进燕王府第一天,自家小姐便受到如此不公的待遇。

这事若放在以前,小姐早已淌眼抹泪,寻死觅活了,失忆后的小姐似乎是变了,变好了!

李晴一笑,走到收拾妥当的圆桌前,看着满是美味的膳食:“你们这是干什么?都坐下吧,这些膳食我一个人用不完,你们也累了一天,不用穷讲究,一起坐下吧!”

小环与小月齐齐摇头:“姑娘用,奴婢们在来时已经随着喜娘她们用过了,一点都不饿!”

李晴端起一碗紫米粥:“既然如此,你们各自忙着吧,不用围着我转。对了,今天的事情就不要告知爹娘了,以免他们担心!”

小环与小月点头:“姑娘放心,奴婢们是不会多嘴的,只是要委屈了姑娘!”

李晴用了一口粥:“只要爹娘能够过得好,这点委屈有算得了什么?好饿啊!”

小环、小月有些问题,却是她在燕王府内较为亲近之人,以后寻到机会,再慢慢收为己用。

纳兰盛元脸黑如炭般走着,越想越是憋屈,从出生到现在绝对是他人生最为耻辱的时刻,还是栽在一个女子手中,

二桥两人垂头躬身,深怕被殃及,不断交换眼色,王爷顶着一张死人脸出现在众人面前,便是没有事也要出来事了。

两人急得眼睛都快抽筋了,最终另一人败下阵来,颤巍巍道:“王爷,今天是您的大喜日子啊!”

纳兰盛元轻哼一声,憋屈至极,人生喜事,却是他一生都无法洗去的污点,还要强装笑脸,恨不得立时拿刀杀了那个死女人。

二人把头垂得更低,若非不得已,他们都想立即逃走,远了这危险源头。

来到宴客大厅中,纳兰盛元深呼吸,新郎该有的样子是勉强维持出来了,但见热闹的宴客大厅因他突然来到,瞬间变得冷清了,脸色也跟着冷了两分。

二桥瞧着形势不对,与另一人上前暖场,纳兰盛元心底将李晴问候了几遍,不得不忧心。从今日所发生的情况来看,以后的日子该在鸡飞狗跳中度过了。

新房中,李晴用过晚膳后,沐浴更衣,身穿一袭红色绣金合欢花纹宫纱高腰襦裙,发髻也随便一束,用一根红玉簪子固定,慵懒的躺在床上看着一本压箱底画册。

小月红着脸,低着头,时不时抬头会偷看李晴一眼,见李晴气息平和,面色正常,心中不由嘀咕,姑娘是没开窍,还是没看懂啊?

“你们挡什么?我们进去给王妃姐姐请安,难道还犯法了不成?”

“就是,让开!耽误给王妃姐姐行礼,你们担待得起吗?”

···

一群女子叽叽喳喳在门外吆五喝六,小月眉心一皱,李晴还在翻看着画册,对门外之事似是没听到一般,不由提醒道:“姑娘若是不想见门外那些人,奴婢便让小环给打发了吧?!”

李晴合上册子,塞在在枕头下,起身走到圆桌前坐下,道:“让人进来吧!”

小环领进了七八个身着或艳丽或清雅的女子,身姿妖娆,各有千秋,带来一股混杂浓烈的香气,李晴摸了摸发痒的鼻子,仔细打量着。

不出意外,这些女子都是阎王爷后院中的女子。此时虽行礼问安,但眼底各个桀骜不驯,带着轻蔑不屑,定是受阎王指使,故意来找茬的。

“时辰也不早了,你们的礼数也做足了,若无其他事情,都回去休息吧!”

为首一个身着紫色齐胸襦裙的女子,身材婀娜,脸蛋娇小,五官客人,行礼道:“王妃姐姐,妾姑苏李氏,幸得王爷看中,一直打理燕王府。”

“此番王妃姐姐进门,这是燕王府近几个月来的账册,如今交由王妃姐姐,也算是完成了一桩心事。”

说着,将手中的一本账册放到李晴面前的圆桌上,李晴瞥了一眼保存良好却经常翻阅的账册,慵懒道:“这账册还是继续交由你保管吧!本王妃初来,有很多事情不熟悉,以后再说!”

小环与小月暗暗焦急,送上门来的好事,姑娘怎么可以往外推呢?

李氏嘴角轻轻一笑,道:“王妃姐姐本是燕王府的女主人,打理账册也是应该的,王妃姐姐为何拒之?”

身后有一身穿粉色绣白玉兰裙服的女子轻笑出声,李晴直直看去,面无表情:“你是谁?笑什么?”

那女子娇笑道:“妾京城梁氏,见过王妃姐姐,至于王妃姐姐问妾为何笑了,敢问王妃姐姐有谁规定妾不能笑了吗?”

李晴端起一盏茶饮了一口,慢吞吞道:“不熟,别姐姐长姐姐短的。再说了,本王妃的姐妹在李府中,并未过来!”

梁氏与李氏面色一变,多出几分慎重来。

王妃出身左丞相府,大家闺秀,名门之后,与许多事情拉不下脸,且她们有后台撑着,王妃还敢怎么样不成?

若真动用了刑法,明日京城中便会传出王妃不仁,王爷自然不会给好脸色,想要扎根燕王府都难,还不是守冷宫的货色!

一个娇娇俏俏,身着绿色绣荷花纹齐胸襦裙的妙龄女子道:“大家都是服侍王爷之人,自家姐妹,虽有高低贵贱之分,但王妃总不能看不起妾们吧?!若传出去,总归不好呢!”

小环与小月气个半死,这些连名分都无的王府妾室,居然也敢跟姑娘称姐道妹,还口出威胁,天下间哪有这般嚣张到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耻之人?

李晴嘴角轻抽,封建社会最注重的就是森严的高低等级,不辨喜怒道:“你又是谁啊?前厅之中,父皇等人不知走了没有,你这番话本王妃倒是听不懂了,不如说给众人听听,天下间是否有这么个理?”

几个娇滴滴的俏娘子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红,王妃年纪轻轻,初来乍到,不分南北,竟是一点亏也不吃,若真如此,便是王爷也保不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