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危机婚礼2(1 / 2)

突然一道极为尴尬的喜庆声响起:“落地生根,瓜熟蒂落,大吉大利,好兆头啊!恭喜···恭喜···哈哈···”

场间有不少人跟着纷纷道贺,气氛总算是融洽了些。众人松了口气,皇上还在,一起参加喜事,若被牵连,岂非晦气?

李晴大翻白眼,这喜娘绝对是一个奇葩,连这么忌讳的事情都能说得冠冕堂皇,喜庆吉利,是真人才啊!

小环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姑娘心中如何有气,也不该行如此掉脑袋的事啊!幸好喜娘反应及时,否则危险了。

小月捡起牵红塞到李晴手中,但发觉李晴将牵红一个劲往外扔,就不敢再松手了。

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一次是无意,若有两次,任凭喜娘再激灵,也想不出好词来,到时牵连她们是轻的,连累整个李府是真。

“夫妻对拜!”

李晴如被按着喝水的牛儿一般,被小月、小环抱押着弯下了身,额头身上出了一层汗意,挣扎无用。

“礼成,送入洞房!”

从话语中听出其人如释重负,估计这是他主持的最闹心的一场婚礼,一个不好,便要掉脑袋了。

在小月与小环的大力加持之下,还有喜娘不余遗力,李晴被送入了新房之中。默默的坐在喜庆的床上,整个人几乎要晕倒了,但始终保持着一丝清晰的理智。

肖青若不是李府的大小姐,李府众人的态度也能解释一二,虽然圣旨不能违,但也不该对亲生女儿下这般手段吧?

李晴的双手双脚一直是僵住的,从中招开始,便思考是如何被下药的,但想了半天,毫无结果。

在拜堂之时,双手明显能动了,但经过小月与小环的特殊抱扶之后,又如中招之初的情景,僵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李晴昏昏欲睡之际,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从门外走来,众人刚说见过两个字后,声音便终止了,隐约还听到有人倒吸气声。

在此时间点来的男子,多半是新郎了。

小月与小环也是见过世面的大家丫头,但见到新郎时,连打气都不敢喘,甚至有些惧怕,看来新郎的身份很尊贵了。

突然,视线一下明亮起来,盖在头上的红盖头被人粗鲁的掀去了。

李晴瞪大双眼,呼吸一滞,心跳骤停,用力眨了眨眼,感觉是见鬼了?!

一定是见鬼了,怎么会看见死变态呢?

就结个婚,应该还没死吧?!

纳兰盛元见李晴的样子先是不可思议、怀疑、惊喜、恼恨,后是肯定,很快恼恨占据了一切。

这个死女人居然还活着,还成了他的新娘,这是多么大的愚弄!

纳兰盛元挥了一下手,对欲要说话的喜娘与众仆妇道:“都下去吧,本王对王妃喜欢的紧。过一会儿,本王让你们进来再进来,若有违背者,家规处置。”

喜娘一脸为难:“王爷,老祖宗的规矩不能改啊!”

纳兰盛元一脸冰霜:“本王需要你来教导规矩?”

喜娘战战兢兢:“奴婢不敢,奴婢告退!”

小环扶了一下李晴的手,后不知不觉塞入一个指甲盖大小的软软的厚布块,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呆愣中的李晴,行礼告退而出。

在布包触碰的一刹那,李晴便感到握着布包的手恢复了知觉,望着纳兰盛元的不怒自威的冷脸,不由往后移了移,要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