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她是谁?(1 / 2)

嗖嗖···

危急时刻,两支利箭一前一后分别射中李晴前方正要袭击的两只大狗,呜咽一声,两只大狗倒地咽气了!

受伤的那只大狗见状,瘸着腿飞跑起来,窜入旁边的灌木丛中不见了。

李晴激动看着四周,学着古人抱拳:“不知是哪位大侠路见不平,射箭相助,感激不尽!”

从一棵高大粗壮的槐树上飞下来一个黑影,在空中一个踏步,便来到了李晴面前,玩笑道:“不用感激不尽,本公子只是饿了,也没别的可吃,见这两只狗还不错,便想一用,你可别自作多情了!”

看清李晴的样貌,那人又惊又喜:“啊···怎么是你啊?表妹!表妹,你怎么会在这而?还穿成这个鬼样子?舅舅、舅母若得知你这般凄惨,定心疼坏了!”

李晴被这眼前身着天蓝色绣银云纹左衽锦缎长袍的年轻英俊的男子的言论给惊呆了,据她粗知,原主是一个独来独往的杀手,并无亲人,这人的言论是从哪儿依据来的?

“我想你应该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表妹,你再好好找找吧!好人一生平安!”

“对了,这两只大狗你应该一时吃不了,救人就到底,能否给我一只?”

那人愣了一下,嘴巴o形,居然有人在这样隆重的情况之下还向他讨要吃的,吃食还是一只极凶的大狗!

他不英俊不潇洒不引人注意吗?

呀呀···跑题了!

“表妹,你怎么能睁眼说瞎话啊?你一月前离家出走,不见踪影。如今舅舅每日长吁短叹,舅母已经急出病了,你整个人也瘦了一圈,憔悴的很,赶紧跟我回去,”

那人说着便上来要抓住李晴的手,李晴往旁边一闪,继续好心提醒:“你真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表妹,也不认识你!”

那人一副痛心疾首:“表妹,你怎么可以如此伤我的心啊?你不认我也就罢了,为何连舅舅、舅母也不要了啊?”

“表妹,你是不是病了,或者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你告诉表哥,一定帮你统统解决掉,不用害怕!”

李晴被说得都有了一丝动容,产生怀疑,是否这原主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否则一个大家公子怎么会抓住一个女乞丐认作是表妹呢?

那人心思一动,眼泪都快挤出来了,接着道:“表妹,我为了找你食不下咽,夜不能眠,整个人都虚脱了!舅舅、舅母担心得快也疯了,可不能如此狠心,不管不顾啊!”

李晴也有些不忍:“我真的不是你表妹,认错人了。”

那人擦去了眼泪,抓住李晴的手:“想必表妹也饿了,我知晓此处有一个茅草屋,我们进去后,一边吃烤肉,一边再慢慢听我道来!”

见李晴闪躲抗拒,那人快言快语接着道:“我方才救了你,并非是为了吃食,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不想要你的回报。”

“不过,眼下有一事还请姑娘定要帮我。表妹离家出走月余,不见踪影,而姑娘与表妹长得极像,也许就是我要找的人,请不要推辞。”

“若是真认错人了,也是有缘,便与姑娘交个朋友,姑娘不会嫌弃吧?”

李晴抽出手:“怎会?公子请!”

茅草屋中很是潮湿,那人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生起了火,将一只大狗剥皮洗净,放在火堆上临时搭建的架子上烤着。

一边烤肉,那人一边介绍自己的身份——袁殊,现任翰林院学士,其舅李林,位居左丞相,有一嫡女——李晴,一个月前离家出走,再没见过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