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女杀手?(1 / 2)

“好疼啊!雾草,是鬼上身了?浑身都疼!怎么还动不了?”

李晴抬起酸疼的眼帘,入眼就是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副钉板,其上的钉子锈迹斑驳,顶端的尖锐已经有磨平的迹象,看来是滚过很多人了。

李晴一个激灵,混沌的意识清醒,抬起乏力的脖子,瞪大双眼,四处看了一眼,心惊肉跳,几乎要灵魂出窍。

老虎凳、鞭子、夹板、枷锁、烙铁、各式各样的刀具···特么就是一个设施齐全的刑讯室。

李晴不可置信,她躺在床上好好的,为什么会被人抓来刑讯室?

“有没有人啊?见鬼了!有没有人啊?现在是二十一世纪,私自抓人动刑是犯法的···你妹,有喘气的,滚出来!!”

嗓子又干又疼又痒,浑身的痛感更加强烈了,尤其是手臂上,火辣辣的,似是在辣椒油锅中煎炸着。

李晴抬眼看去,尖叫连连:“特么谁这么狠?我是跟你什么血海深仇,要对我用这么大的刑罚啊?草你祖宗十八代,不二十几代···”

两条手臂上鞭痕累累,黑色的衣服上不断有血滴落。两端黑色的地板上,各自有着一滩血迹,新旧交叠,开出繁复层叠的花朵。

“你妹,有种给我出来,保证不打死你!!”

李晴所说的每一句话皆歇斯底里,但实际上的声音却如同猫儿一般,几乎连房间都传不出去。

喊叫了半天,也未出现一个人,李晴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双手双脚被绑在一个十字架上,身上的伤口多得数不清。

想她一个孤儿,平平凡凡,无父无母,摸爬滚打,积极向上。

虽年轻时,在帮派中混过,但从未做过伤人之事,顶多跑腿打杂,赚个人多势众,撑撑场面,怎会发生这么骇人的场景?

二十一世纪,是依法治国的社会。

一定是做梦了,她还在睡觉,等再睁开眼,一切会回到正常的现实里。

李晴自欺欺人的想法很快破灭了,周身的疼痛愈发强烈,需要治疗,饱受折磨。

四周一片静谧,连虫子的叫声都无。

李晴与疼痛抗争了半个时辰,周身几乎失去了知觉,后不知不觉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听到门被打开了,但眼帘沉重的厉害,完全不愿意睁开,强行也没用。

哗的一声,迎面头泼来一盆水,冰凉刺骨,流遍了全身,失去知觉的伤口撕裂般的叫嚣着,瞬间疼痛万倍。

“特么还有没有人性了?你是谁啊?我是怎么得罪你了?”

李晴猛的睁开眼,冲着面前的一个六尺来高的壮汉道,满腔怒火喷射:“我是挖你家祖坟,还是当了你们家谁个的小三了?用得着对我下这么重的狠手吗?···”

李晴骂累了,几乎用尽了全部的力气,身上的疼痛再次麻木了。

那壮汉傻眼,仔细看了又看眼前的女子,确定没被调换,轻蔑道:“哟,传闻中江湖上的第一杀手——肖青是个沉默寡言之人,动辄以杀人为乐,爱财如命,这几天你也一直恪守着,一个字不说,如何今天却开尊口了?”

“想通了便直接说出幕后指使,是谁出的银子让你前来刺杀燕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