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被迫孔宣,妖修来犯(1 / 2)

“不能说?”鲲鹏额笑容不变,“本座亦有办法。”

说着,伸手凭空一握,一个昏迷的身影出现在她的手中。

紧紧被抓着脖子。

正是陷入了昏迷的九头虫。

而鲲鹏所做之事,无非就是查探他脑中的记忆,追寻柳长生的根脚。

看到这一幕,柳长生心中一紧。

终究还是留下了一些破绽,九头虫脑中有关于他渡天劫时的景象,那鲲鹏极有可能猜出他刚才是在装蒜。

这铜钱化身,终究是危矣。

正如他所想,鲲鹏在九头虫的记忆中,第一时间找到的,正是他渡天劫时的景象。

只是,鲲鹏很快就将这个画面略过了。

并非她不重视,只是一个刚刚渡过天劫的天仙,最多就是真仙,怎么可能让她无法推算出根脚。

相较于九头虫看到的,她更相信自己看到的。

毕竟,所有的记忆,都是可以修改的。

‘金翅大鹏雕?倒是不见得,可这么了解上古历史,也是不假,我看,这孔宣才真是他的身份。’

想到这里,鲲鹏顿时觉得之前的一切都说得通了。

如果是孔宣,倒的确有那么一点资格称她一声“道友”,五色神光无物不刷,倒也能规避天机演算。

当年龙凤量劫,龙族以全族气运填补浊泉,凤族却没这个好运,但多多少少,也分润了一些给凤族之后,世上第一只孔雀,孔宣!

鲲鹏收起羽扇,放下九头虫,双手合在一起,朝着柳长生微微拱手,笑道:“孔宣道友,倒是隐藏得好。”

孔宣?

柳长生一愣。

他很想撬开鲲鹏的脑袋看看,她在刚才那一瞬,到底脑补了些什么东西?

脑中念头急转。

现在在他面前,有三个选择。

一,否认孔宣的身份,任由鲲鹏将九头虫收走,然后彻底与这黑水涧摆脱联系。

虽说他在这里留下了了众多布置,也关系到他后面一段时间的算计,但不管是什么算计,在这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没有用。

二、承认孔宣的身份,然后尝试与鲲鹏与虎谋皮,说不定还能知晓一些此刻天机的变化,大势的变化,从而为自己接下来提前做出一些打算。

三、默不作声,任由鲲鹏自己猜,自己脑补。

时间紧迫,来不及给他太多时间来思考,必须尽管做出选择,鲲鹏就在旁边看着呢。

柳长生苦笑长叹一声,朝着鲲鹏再次作揖。

算是默认了“孔宣”这个身份。

‘这真是...凤族一家,金翅大鹏雕,还有孔宣本身,都被人强行冠在了他头上,要是孔宣知道自己用他的名头做事,不知道出山后的第一件事是不是灭了自己,而不是投身入商朝做什么总兵。’

看到他默认,鲲鹏眼睛一眯,对于她的计划,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调整。

“孔宣道友莫不是也看上了这九头虫?”

量劫初现,一大堆人纷纷开始收徒,命自己的徒弟入劫,作为师父则在一旁观望。

如果有机会,就也入劫,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就隐藏在幕后,规避量劫。

徒弟从量劫中得到的好处,作为师父也能分润不少。

这也是九头虫这天地异种被鲲鹏看上的原因。

“天地异种,见猎心喜,若鲲鹏道友中意,收了便是。”柳长生衣袖一抖,淡淡地说道。

既然坐实“孔宣”的身份,那么就要表露对应的态度才行。

鲲鹏沉吟片刻。

“本座不夺人所爱,但有一事,希望孔宣道友能替本座解惑。”

“但说无妨。”

“孔宣道友如何看待,圣人...”

说罢,眼睛紧紧地盯着柳长生。

柳长生瞳孔不受控制地一缩。

鲲鹏的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一个弄不好,就会与他结怨。

回想脑中关于鲲鹏的所有信息。

密室内再次陷入沉默。

鲲鹏倒也不急,手中羽扇轻轻扇动,等待着柳长生的答复。

她一个鲲鹏妖师想要扳倒圣人,难度很高,非常高。

但如果加上一个拥有五色神光的准圣孔宣,那就真不一定了。

五色神光可是号称圣人之下,无物不刷。

柳长生面色凝重,嘴唇翕动,吐出一句话。

“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鲲鹏手中羽扇一滞,瞳孔居然也是一缩,羽毛披肩无风摆动。

这可是大不敬之言,落在圣人耳中,保证化作灰灰。

沉默良久,鲲鹏才明白了这句话深层次的含义,深深地看了一眼柳长生,鞠躬作揖。

“道友好见解,本座不如矣。”

柳长生心中苦笑。

他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句话,鬼知道鲲鹏从中领悟了什么。

紧接着就听到鲲鹏继续道:“道友,本座有一计,不知道友是否愿意一听?”

“请说。”

鲲鹏:“如此这般...”

“宣亦有一言,需说与道友听。”

“哦?”

“道友,祸事至矣。”

“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