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拍花(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52 字 1个月前

女孩缓过来后连夜和消防员一起把男孩的尸体从电梯上扣了下来,送到殡仪馆,可是殡仪馆的化妆师表示以他的水平也根本拼不出来完整的人形。

在嘱咐化妆师一定要尽力拼凑尸体后,女孩失魂落魄地回了家。

第二天一早,女孩通知了自己和男孩的父母,她几乎一夜没睡,眼前不停地浮现出男孩和自己相处时的甜蜜场景,以及那血肉模糊的一片。

出门时女孩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那是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他穿着保洁的衣服。

由于注意力不集中,女孩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她又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以前楼道的清理工作都是一个中年大妈负责的。

女孩一出门老头就盯着她看,老头的目光很阴森,也很冷,身心俱疲的女孩被看得全身发毛,急匆匆地冲进了楼道。

一口气跑到一楼,女孩已经是满身大汗,气喘吁吁。

那老头给她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虽然老头的体重和身高都不如她。

七天的时间女孩都在和两家的家长操办男孩的后事,大家本来就是多年的邻居,又是亲家,所以男孩的父母虽然经历了丧子之痛,但也没过多地责怪女孩。

女孩也表示,自己永远都是男孩父母的女儿,一定会为他们养老送终。

如果我没看过那些监控录像,我一定会被这个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可是现在听起来我觉得有些反胃。

男孩的后事其实很简单,因为他是横死,不能风光大葬,归入祖坟,甚至,死相那么凄惨,男孩的父母都没有让村里人知道,在化妆师放弃拼合之后,直接火化,将骨灰寄存在了殡仪馆。

做出这种决定对一个孩子的父母而言无疑是艰难的,但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一切都结束了,女孩悲戚地走在回家的路上,那个能够和她同行的人已经不复存在。

在经过一个胡同的时候,女孩再次遇到了那个老头,这次老头没有穿保洁的衣服,但女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她原本觉得这只是一次偶遇,毕竟县城不大,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虽然想要避过迎面走来的老头,但老头在擦肩而过的时候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就是这么一拍,女孩顿时精神恍惚,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跟在老头的身后,向前行走。

虽然她的意识还维持着清醒,但是却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了。

女孩吓坏了,但她什么都做不了。

这种情况让她想起了小时候大人用来吓唬小孩子的故事,故事的主角叫做拍花先生。

事实上拍花先生并不仅仅是一个传说,清代文人李虹若的《朝市丛载·人事·拍花》中就有记载:拍花扰害遍京城,药末迷人任意行。多少儿童藏户内,可怜散馆众先生。

我小时候自然也被大人用拍花先生吓唬过,据说拍花先生有一种特制的药粉,这种药粉的配方是个迷,一旦被这个药粉拍中,无论妇孺老幼,壮年男女,都会失去自主能力,身不由己地跟着拍花先生走。

小时候我觉得这个说法有些玄奇,直到接触了玄学我才明白,所谓的药粉应该不仅仅是药粉那么简单,毕竟单纯的药物是达不到这种效果的。

女孩十有八九是中了拍花,一开始她还很恐惧,但后来也就释然了,拍花先生迷住人之后无非就是活着卖掉,或者摘下器官卖掉。

如果是前者,女孩有决心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如果是后者,反倒是省事了。

痛失挚爱的女孩并不怕死,在她看来,死是唯一能见到男孩的方法,可她还有父母,而男孩的父母又只有这一个孩子,所以她不敢放弃自己的生命。

如今有人代劳的话,她是愿意的,毕竟能够避免良心的谴责。

老头一路带着她来到了平房区,走进了一个院子,就在女孩以为老头要对自己下手时,屋子里面走出了一个男的。

这人年龄和已经死去的男孩相仿,目光空洞,看起来也是被拍了花子。

难道这老头是个变态?女孩忽然有些害怕了,比起痛快的死亡,她更害怕无止境的沉沦。

还好,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样,老头通过未知的方式控制着他们走在前面,自己则是跟在身后。

三个人在大街上穿行,眼看着距离自己家的高层越来越近,女孩彻底懵了,这个老头到底要干什么?

他们走进了已经被修好的电梯,老头并没有跟进来,女孩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她的身体自己动了,挽住了旁边男人的胳膊,而那个男人也顺势对她做出亲昵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