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疯狂之夜(2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62 字 3个月前

小瑶姐扶着墙龇牙咧嘴,一步一步地从楼下挪了上来,对我说道:“早上有人给我打电话说需要帮忙,我状态不太好,你和耿耿去看看吧。”

说罢,小瑶姐一头栽倒在沙发上,继续狗带。

“瑶瑶,我能理解你单身二十一年的心情,不过咱还是得克制一下,身体要紧啊。”耿耿姐拍着小瑶姐的脑袋,语重心长地说道。

“滚……”小瑶姐像赶苍蝇一样挥了挥手。

“唉……”耿耿姐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刚从小瑶姐的店里走出来,耿耿姐就抱着肚子蹲下来大笑不止,“哈哈哈……”

我看得一愣一愣的,虽然我之前也很想笑,但早就过去那个劲儿了。

“耿耿姐,你没事吧?”我见她笑得根本就停不下来,不由得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快扶我一把。”耿耿姐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有那么好笑吗?”我看她还捂着肚子,好像笑岔气了,忍不住问道。

“你没看到那条拧成麻花的红布吗?”耿耿姐诧异地看向了我。

“我看见了啊。”我更加不解了,不就是一块红布吗?

耿耿姐上下打量我一阵,见我不像是装的后拍了拍我的胸口,老气横秋地说道:“小伙子还是太年轻啊,以后你就知道了。”

当时我没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后来知道了我也笑得肚子疼,小瑶姐和赵齐天绝对是一对奇葩,没想到小瑶姐这个暴力女居然喜欢这个调调,和她的性格也不符啊。

我曾偷偷问过赵齐天,是不是他喝多了给小瑶姐强行来了个征服,不过每次赵齐天都用喝断片了敷衍我,以至于我一直没得到答案。

……

因为昨天喝得太多,怕吹出来酒驾,耿耿姐也没开她的骚紫色轿车,我们两个一路腿儿到了县城的高层。

在路上我问过耿耿姐,她不是二神吗?莫非也能处理这些事情?

耿耿姐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瓢舀(kuai),她其实除了二神之外还有一个马甲,收池人。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可是吓得够呛,收池人这个职业在东北已经成为一个传说了,因为群体太小。

据说收池人有一符,一鞭,一咒,他们行走江湖就靠这三样东西,可偏偏妖魔鬼怪魑魅魍魉都不敢招惹他们。

收池人一般供奉祖先牌位,除此之外他们大年三十的时候还会带着贡品去坟圈子和乱葬岗收池。

到了地方后他们会在空地上摆好贡品,画上一个圈,在里面不停地念收池咒。

要不了多久圈外就热闹了,各种各样的非人都会被贡品和咒语吸引过来。

这个时候收池人就会用特殊的语言和他们对话,如果能够谈妥,在接下来至少一年的时间内,这些非人就跟着收池人做他们的仙家了。

如果谈不来,非人们要对收池人不利,那么收池人就会挥舞手中的鞭子。

鞭子一响,诸邪辟易,因为这鞭子也不是一般的鞭子,当然,如果有道行高的,还是不走,这个时候收池人就会亮出自己的收池符。

据说这收池符威力极大,因为当时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小白的紧张情绪。

收池这个词到底是怎么来的,有何意义我无从知晓,更多有关收池人的信息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总结收池人两个字就足够了,牛叉。

得知耿耿姐是收池人后我简直安全感爆棚啊,有她在估计什么事都不叫事了。

耿耿姐显然是看穿了我的想法,告诉我别对她抱太多希望,她的本事还欠火候,画出来的收池符也就那么回事。

我们两个刚到高层下面没多久,门卫室就走出了一个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长得很大众,不过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他身上带着一种我很熟悉的气息,阴气。

“你们好,我是姜涛,这里的夜班门卫。”中年人和我们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们是田诗瑶的朋友,她高烧了,打点滴呢,我们来帮你解决问题。”耿耿姐脸不红心不跳地给小瑶姐安了一个病。

我对着姜涛点了点头,既然耿耿姐已经编完了故事,我就不补充了。

“我们进屋说吧。”姜涛邀请我们进了门卫室。

不愧是全县最好的高层,这门卫室装修得都有模有样的。

还没等我和耿耿姐坐下,姜涛就一脸惊惧地说道:“求求你们帮帮我,这里晚上闹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