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在人间(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50 字 1个月前

我记得穿过那道门后,我和小瑶姐来到了一条小路,路上空无一人,我们沿着那条路不停地向前走,走着走着我就失去意识了。

而如今我正躺在医院的床上,赵齐天坐在椅子上打盹,小瑶姐则是在另一张床上盘膝而坐。

病房中只有他们两个人,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感受着透过窗帘照射进来的阳光,我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这些曾经随处可见,习以为常的东西如今在我看来是那样的珍贵。

以前听人说人在经历生死之后心态都会大变,更何况我是真的死过一回。

我想要起身走一走,但发现身体虚弱得厉害,试了好几次都没起来。

此时旁边的小瑶姐有了动静,她伸了个懒腰,顺势仰躺在了床上。

小瑶姐侧头看来,正和我目光相对,我张了张嘴,发现嘴唇都要粘在一起了,想要说话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赵齐天被惊醒了,见到我醒来后眼眶都红了。

“卧槽!你要是再不醒,我真要以为你变成植物人了!”赵齐天冲过来握住了我还插着针头的手。

我对赵齐天笑了笑,问道:“我躺多久了?”

赵齐天抹了一把眼睛,“你都躺三个月了!”

我脑子一阵晕眩,三个月!我感觉在下面时间也没过多久啊,怎么就三个月了?

“瑶妹,真是太感谢你了,如果没有你,他还不知道得躺多久。”赵齐天没继续和我说话,而是跑到了小瑶姐那边。

小瑶姐掰了掰腿,龇牙咧嘴地坐了起来,“别整这些虚的,我都坐了快三天了,快去给我买点吃的,还有水!”

“好咧!”赵齐天冲出了病房。

……

小瑶姐一个人吃了两屉包子,还喝了三碗豆腐脑,看得我目瞪口呆,因为刚醒,所以只喝了一碗豆腐脑。

吃喝期间从赵齐天口中我得知了后来都发生了什么,那天从罐子里面出来的是婴灵降,是那个降头师保命的手段。

在我从病房出来赶往太平间没多久,赵齐天他们就都醒了。

按照赵齐天的说法,那个降头师简直就是个妖怪,速度快得吓人,口中还会喷火,刀枪不入,大表哥的法术拿他都没有办法。

双方只斗了一会儿,赵齐天他们就要山穷水尽了,就在周彤的表哥将要被那降头师咬断脖子时,变故发生了。

那个降头师忽然跌落在地,不停地翻滚惨叫,凳子砸上去都没有反应的五脏六腑开始顺着地面流淌。

赵齐天他们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周彤的表哥却大喜过望,不知道从哪掏出一根木头楔子,直接捅进了降头师的额头。

降头师惨叫一声,登时没了生息,但周彤的表哥并没有就此放松,而是招呼赵齐天一起去太平间。

等两人赶到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地上不知生死了,而那个鬼小孩正用指甲在我的胸口比划。

周彤的表哥二话没说就冲了上去,婴灵降是灵降的一种,术法对那鬼小孩还是有效果的,但即使如此,周彤的表哥还是花了大力气且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才干掉了他。

等到两人检查我的身体时,我早就没了呼吸,周彤的表哥在我脖子上摸了摸,发现居然还有一点点微弱的波动。

他看赵齐天身强体壮,就让赵齐天留下给我做心脏起搏,自己则是喊人去了。

医生赶来的时候都被这满地狼藉吓傻了,但是我已经命在旦夕,救人要紧,他们也没多问。

一众人七手八脚地把我抬出了太平间,经过一番抢救后,我的生命体征总算是恢复了,但是却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周彤的表哥这次伤得不轻,实力大损,也没看出来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嘱咐赵齐天他们照顾好我之后就回来养伤去了,连婚礼都没有参加。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肥龙和周彤也是心情很差,但婚礼还是要进行下去的。

草草办完婚礼之后,几人开始轮流照顾我,赵齐天则是一直忙着做善后工作。

一方面医院是有监控的,其中一台监控就捕捉到了降头师的脑袋拖着内脏飞行的场景。

这段珍贵的录像成了我们最有力的无罪证明,再加上赵齐天的一番运筹,这件事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

赵齐天赶回来之后把所有人都赶走了,按照赵齐天的说法,刚刚毕业,大家都要以事业为重,而他现在还算有点闲工夫。

为了避免肥龙和周彤内疚,赵齐天把我转回了老家的医院,正好他在那儿投了一个项目,还能顺便照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