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不是不报(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13 字 2个月前

老张家的大地远离城区,人迹罕至,因为地多,所以相邻农户的大地也在很远的位置。

除了每年收粮的时候这里会来人之外,一年四季基本没有人来,如果处理得当,二力就要被列为永久失踪人口了。

等到老板娘穿好衣服,老张启动一辆四轮子,俩人把二力抬到了车斗上。

虽然动了坏心眼子,但毕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还杀了人,老张看着二力死不瞑目的一双眼睛总是毛毛愣愣的,他试着用电视剧里面的方法去阖上二力的眼睛,但是丝毫没有效果。

老板娘自然注意到了老张的异常,要不怎么说关键时候还是女人心狠呢。

“死都死了,管这个干啥,闭不上眼睛的人多了。”老板娘说道。

“你说他死得这么惨,不会……”老张有些怕了,想起了过去听过的许多鬼故事。

老板娘也是浑身一凉,刚刚死了个人,又是夜里,实在不宜讨论这个问题。

“那咋整?”老板娘打了个寒颤,没好气儿地问道。

老张拿着摇把子,苦着一张脸说道:“我哪能知道咋整,我也不懂这些啊。”

老板娘思索片刻,说:“你等着,我去拿点东西。”

还没等老张问她准备去拿什么,老板娘已经转身离去了。

四轮车旁边只剩下微微颤抖的老张和死不瞑目的二力,老张有种奇怪的感觉,二力那双突出来的眼睛似乎正在盯着自己,虽然他的视线和二力的眼睛呈二十度锐角。

老张后退好几步,让自己看不见二力的眼睛,或者说他不想让二力看见自己。

等待是漫长的,这期间老张听到了自己家大黑的哀嚎声,老张似乎想明白了一些东西,但是直到自己媳妇回来他才确定。

老板娘的手中提着一口麻袋,早年用来装黄豆那种,现在几乎被塑料袋完全取缔,不过作为资深农户,他们自然是有存货的。

麻袋完全被染成了红色,还不时滴落两滴液体,可以肯定,那是血。

老张已经可以确定自己老婆都做了些什么,她杀掉了自己家的大黑,放血,用狗血浸透麻袋。

这个麻袋自然是用来装二力尸体的,塑料袋当然也行,但塑料袋就算用黑狗血泡了,也无法吸收狗血,效果肯定没有麻袋好就是了。

老张现在心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自己杀了人,自己非常喜爱的大黑也被老婆宰了,但是事到如今,又哪里有什么回头路可言呢?

“瞅啥呢,帮忙给他套上。”老板娘见老张发呆,招呼了一声。

老张叹了口气,凑了过去。

这麻袋比之普通的麻袋要大许多,但即使如此也不可能将直挺挺的二力装进去,于是两口子花了好大力气,将二力的双腿曲起。

为了保险起见,老张在袋口缠了好几条绳子。

做完这一切两人都弄得满身狗血,不过二力被装进了袋子,他们心中的恐惧消退了很多。

启动四轮子,一人带上一把锹,老张载着媳妇和已经被打包的二力尸体驶向了大地深处。

为了增加耕种面积,大地中的车道是很少的,也都是老张自己垫出来的,哪条通向哪里他自然心中有数。

为了把有人发现尸体的可能性降到最低,老张将车开到了稻田地中的一块空地上。

这里自然也是他家的地皮,大概位于他所有耕地的中心位置,这里没有种水稻也是有原因的。

当年开荒的时候,这片地就是寸草不生,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后来老张也尝试过在上面种点什么,不过无一例外都失败了。

无奈之下,老张只好将其闲置,如果把这片地圈进稻池子里,年年旋地的时候这里的土就会混到周围去,很有可能导致一个池子都种不出来庄稼,虽然这是推测,但老张可不敢冒这种风险。

将四轮子熄火,老张和老婆一起将二力的尸体抬了下来。

“这黑狗血能管用吗?”老张心里还是没谱。

“就解解心疑,难不成请道士做法,你想吃枪子不成?”老板娘翻了个白眼。

老张一想也是,鬼这个东西他是没见过的,有没有尚且未知,而且黑狗血辟邪这事能够流传到今天绝对不是空穴来风。

“赶紧埋吧,都这时候了。”老张已经想通了。

两人都是常年干农活的,老板娘也不是那种若不禁风的女人,两人并力开挖,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挖出了一个能够容下二力尸体的大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