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旧事(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98 字 2个月前

我以为自己这一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没想到醒来时却发现自己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这是一片竹林,我在北方生活了二十一年,一根竹子都没见过,不由得好奇地打量起来。

目光穿过竹子之间的空隙,我发现了一个小屋,小屋是用竹子建成的,看起来很古朴。

竹屋和我所在的位置距离并不远,我快走一阵就来到了竹屋前方。

然而,眼前的场景却让我大跌眼镜。

周大师正坐在竹屋前的石桌旁,石桌上摆着茶具,茶壶还冒着热气呢。

“你大爷的!阴魂不散啊!”我骂了一声,就开始琢磨周围有什么能用来当武器的。

虽然表现得很强势,但其实我内心已经慌得一批了,我记得自己是掉沟里了,怎么会在这儿,难不成已经落到周大师手里了?

“喂!喂!别这样,我如果想要你的命你已经死了,咱能不动手好好唠嗑吗?”周大师见我开始找武器,忙不迭地站了起来。

“我和你有啥好唠的。”我斜着眼睛看他。

就在这时我看到周大师抬手一挥,我的面前忽然凭空出现了两把水果刀,刀尖正对我的眼珠子,仅有几厘米的距离。

我打了个哆嗦,后退了一步,“你想唠啥?”

“过来坐下,喝茶。”周大师一指自己对面的位置。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过去了,如今他在我心中已经上升到精神病的高度了,我可不希望他忽然脑抽就给我ko掉。

还记得初中班主任说过的至理名言,和精神病打交道,他爱说什么就顺着他说,千万不能反驳。

在我坐到他对面后,周大师给我倒了一杯茶,茶叶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的,清香扑鼻,我一时没忍住端起来喝了一口。

还别说,这茶真的不错,一入口便分成两股气,一股向上直达大脑,一股向下沁入心脾。

“你想听一个故事吗?”周大师脸上不见喜怒。

我估算了一下自己发动突然袭击干掉他的成功率,发现貌似还是听他讲故事靠谱一点,于是点了点头。

故事发生在周大师几岁的时候,他的父母是走南闯北倒腾小物件的商人,一次跑货格外的顺利,赚了不少钱,小两口高兴得够呛,就在屋里摆上碳炉弄烧烤。

碳火养好,周大师的父亲刚刚把串架上去,供货商就来电话了,说账单出了点问题,需要他们过去核对一下。

烧烤自然没有生意重要,两人着急忙慌地出发,以至于连炉火都忘记熄灭了。

两夫妻住的是平房,他们前脚刚出门,后脚两个黄皮子就从烟囱进了屋。

住过平房的人都知道,烟囱和灶门是连着的,两个黄皮子带着一身黑灰从灶坑里面钻出来就奔着烤炉去了。

他们是寻着香味过来的,自然不会客气,把碳炉上烤得半生不熟的肉串全给吃了个干净。

要说黄皮子这东西也是邪性,他们两个吃了半生不熟的烤肉之后再吃没烤的生肉就不过瘾了,愣是自己研究烤了起来。

周大师的父母离开时已经关闭了所有的门窗,屋子里面的一氧化碳含量不断升高,人都扛不住这一氧化碳的毒性,更别说两只黄皮子了,很快他们就四脚朝天一命呜呼了。

周大师的父母回来时发现屋子里死了两个黄皮子都是大吃一惊,但结合屋子里的状况一看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两个人也没心情吃烧烤了,把两个倒霉的黄皮子尸体扔到了没啥人去的地方。

事情当然不会到这里就结束,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周大师了。

这件事发生没多久周大师的父母就出事了,他们两个死于煤气泄漏,而周大师因为正在上学逃过了一劫。

人们来到周大师家的时候发现煤气罐的旁边掉了很多黄皮子毛,煤气罐的阀门上还有抓痕和齿痕。

之前那件事发生后周大师的父母和亲戚朋友说过,这时大伙结合案发现场一看,就知道事情不简单了,这是黄皮子报复来了。

我听到这里直皱眉,这事儿也不怪周大师的父母啊,难不成小偷从窗户爬进我家偷东西,出去的时候摔死了我还要负责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