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矿中布坛(2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49 字 4个月前

王老板和我们解释了好半天,才说明白此炮队和彼炮队不是一个概念,他们是露天采煤的,所以用这种办法清理表层的土石。

我们这才安心下来,对煤矿的工人敬佩不已,这玩意要是天天放,那耳朵还能有好?

经历了这个小插曲后,气氛略微活跃了一些,不过小瑶姐还是不愿意搭理王老板。

车开进了煤矿,路过的工人纷纷和王老板打招呼,我看这些工人的神态中都对王老板很尊敬,也很爱戴,不像是装装样子。

看来王老板是个好老板,至少对员工很不错,像那种没屁隔了嗓子的老板绝对不会受员工欢迎。

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有些疑惑,我对王老板的看法是否有些偏激,虽然他狗眼看人低,但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吃黄皮子幼崽的是李三炮,王老板之所以用毒计收拾黄皮子,也有保护工人的心思在里面,他真的有那么大错吗?

这个问题很快就在我脑海中上升到了哲学高度,什么是真正的善,什么又是真正的恶?以我那时候的悟性当然不会得到答案,所以只能憋着了。

王老板将车开到了他的办公室帐篷门口,邀请我们进去坐下,商讨具体的操作。

周大师可能是觉得自己一直不作为有些不好,于是自告奋勇出去勘察风水,说帮王老板参谋参谋,再顺手找一找一会儿给黄仙摆饭桌(既是供台)的地方。

王老板自然不会拒绝,于是周大师从自己包里取出一个罗盘,端在手上像模像样地走了出去。

“田大师,你看咱们接下来咋整?”王老板问小瑶姐。

小瑶姐说只能先尽力谈,如果她谈判失败了,就不用准备后面的事了,趁早关矿,王老板也可以准备后事了,喜欢吃啥就多吃点。

王老板吓得脸都白了,不停地和小瑶姐说一定要好好谈。

小瑶姐点了点头,“我既然答应了,就一定会尽力而为。”

确定了基本方略之后,帐篷里就没人说话了,我透过帐篷门的缝隙看着外面的工人忙碌,不是我不想动脑子,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有建设性的意见。

周大师很快就撩回来了,看那眉飞色舞的架势估计是整明白了。

“王老板,李三炮能够在这里遇到黄皮子绝对不是偶然,这是一条龙脉啊,灵气强,这些东西才会聚在这里。”周大师兴高采烈地说道。

我眼睛下意识地瞪大,龙脉,这不是传说中的东西吗?

“嘴巴放干净一点,到人家的地盘了,马上就要和人家谈判,捡好听的说。”小瑶姐皱着眉头说道。

周大师当即闭嘴了,不过看那眼神还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不过小瑶姐这话说得有道理,他无法反驳。

在周大师确定已经找好布置供台的地方后,我们都走出了帐篷,王老板把惹上麻烦的三个工人都叫了过来,负责供台的建造。

这三个工人看起来极为憔悴,就我这啥也不懂的都知道他们要倒霉了,精气神这东西对人太重要了,一个人要是没事就无精打采的,那肯定是觉(三声)灾呢。

小瑶姐厌恶地打量了一阵三个工人,能吃黄皮子刺身的人她自然不待见。

我偷偷问小瑶姐周大师这位置找得咋样,小瑶姐点了点头,说中规中矩。

我在心中把周大师的地位往上调了调,这货还真的不是鱼目混珠的假把式。

由于是在山上,树木到处都是,供台很快就被搭建起来了,路过的其他工人都知道是咋回事,连看热闹的心思都没有,躲得老远。

小瑶姐在供台上铺好红布,取出准备好的一个小牌位,上面写着黄仙之位,摆好香炉和贡品后又让王老板找来了一个去掉了盖的大油桶,说是烧纸用。

在山上露天用火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可如今只能事急从权了,好在今天没风,看住了也不能出啥事。

做好了这一切后,小瑶姐先是自己点燃了四支香,又让王老板和三个工人都点了三支,小瑶姐三后一前的把自己的香插了进去,王老板他们还想模仿,小瑶姐直接来了一句人家收不收你们这玩意还两说呢,插进去就行。

然而王老板和三个工人还是整齐地插上了香,说尊敬一点好,我心中暗笑,早干啥去了。

烧了香,小瑶姐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王老板和三个工人说道:“跪下磕头,磕九个,磕完了别起来,我不让你们起来就跪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