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矿中布坛(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49 字 3个月前

我现在很好奇这个周大师是不是真的有本事,可别像刘大师似的,要知道猪队友的杀伤力可比神对手要可怕得多。

看这架势王老板是打算留下他和小瑶姐一起解决问题了,如果他有本事的话我的安全系数还能增加一些。

这一顿饭吃得很压抑,虽然王老板一直想要打开话题,但是知道了事情始末的小瑶姐根本就不搭理他。

从饭店出来后,王老板征求了一下我们的意见,问要不要休息一下再上山,小瑶姐说这种事不能拖。

由于小瑶姐的车底盘比较低,不适合在山路行进,于是我和小瑶姐坐上了王老板的车。

周大师坐在副驾驶上,这货也不知道怎么了,听完王老板讲的故事后就蔫了,好像霜打的茄子。

路过烧纸店和熟食店的时候,小瑶姐让王老板采购了很多东西,王老板问这些东西用来干什么,小瑶姐的回答很简单,和人谈事也得请客吃饭啊,要不谁搭理你,何况还是仇人。

汽车渐渐驶出了城区,两边的景色又回归到了我来时看到的样子,连绵不绝的山脉,苍翠的树林。

我看着窗外渐渐有些出神了,虽然来的时候已经看到过,但是老家那边没有高山,所以即使是第二次看到,我依旧有种震撼的感觉。

小瑶姐一直闭着眼睛,我以为她是睡着了,但黄天林说她是在和自己的仙家建立联系。

我说仙家不是要一直跟在弟马的身边吗?黄天林说一直跟着的那是报马,仙家也有正事要做的,谁没事闲的到处溜达。

我这一听仙家比人勤奋多了,黄天林说多数人类的懒惰程度仅次于猪,按理说人是最容易修行的动物,但是如今能够修行有成的却很少,究其根本原因就是人类懒惰,什么天地灵气稀薄,环境不允许什么的都是借口。

黄天林还说,我也要勤奋地修行了,人家晚上都起来跑步打太极拳,这个时候紫气东来,正是打坐的好时候,而我却在睡懒觉。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胡小白补充了一句。

早起的虫儿被鸟吃,我当即回了一句,可话一出口耳朵中就疼起来了,估计是小白在给我使坏,我连忙告饶。

黄天林说我不能总是依赖他们,仙家的本事固然重要,但如果弟马是个窝囊废,那也完蛋。

就拿我和小瑶姐对比,黄天林先是很自豪地说,他们这堂仙的实力比小瑶姐家的强一圈还要拐好几个弯,但我和小瑶姐一比,就像驽马并麒麟,寒鸦比鸾凤。

我听得直撇嘴,哥们我还没依靠你们呢,你们就开始给我整这个,再说了,光说让我修行,你们也得教我啊,想当初我看了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还能照着比划两下,你们啥也不说让我自悟吗?我要是有那个本事高考就七百五了。

小白说这次回去后就会教我修行的方式,让我多和小瑶姐见识见识。

将近两个多小时的路程就在小白他们的说教与我的扯皮中过去了,扯犊子扯得欢实的我连车什么时候开上的山都不知道。

周围已经几乎没有人类活动的痕迹了,只有脚下那用铲车钩机临时开辟出的简易道路能够让我相信向前走会有人,而不是王老板打算把我们拉到大山里卖器官。

这也是小瑶姐告诉过我的,干我们这行的要多防备这种事,不要哪里都去,就算去了也要留后手,她就经常随身携带着防狼喷雾和电棍。

这个我倒是没担心过,就王老板和周大师那种体格的歪瓜裂枣我还真没放在眼里。

不过我深度怀疑小瑶姐带我来的目的就是给她当保镖。

前方渐渐有了机器运作的声音,轰隆隆的,很响,王老板解释了一句,说是钻井机。

就在我琢磨他所说的钻井机,和我老家那种给稻田地打井的钻井机,是不是一个品种时,远方忽然传来“空空”一阵巨响。

我还没回过味来,伴随而来的就是地动山摇,我脸都黑了,卧槽!地震了!

我打开车门就要跳车,周大师和小瑶姐也都是相同的动作,地震的时候留在车里明显不是明智的选择。

“别!”稳得一笔的王老板忙踩刹车叫住了我们。

“艹!地震了还不跑!”我瞪了王老板一眼。

“炮队放炮呢,不是地震,不是地震。”王老板连忙摇着头解释道。

“炮队?北边打进来了?不是一直挺友好吗?”我浑身发凉,这特么怎么干到交战区了,什么时候打起来的,新闻也没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