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寺中夜读经(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583 字 3个月前

这个寺院的地藏王菩萨像和我以前见到的都不同,不是身披璎珞,头戴五佛冠,一手持金锡一手托摩尼宝珠,盘坐在莲花上的形象,而是没有戴佛冠,身穿僧衣,站立于莲花之上。

我抬头仰望之时,地藏王菩萨仿佛也在低头慈悯地看着我。

越是如此,我的眼泪就越发地控制不住,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伤心,也许是因为委屈吧,我只想平安顺遂地度过一生,却遇到了这么多平常人不该经历的事。

我不清楚时间过了多久,眼睛都有些疼了,这才从蒲团上爬了起来。

菩萨像身前的巨大供台上有着香桶,我从里面抽出了三炷香,点燃后高举过头,拜了三拜插入香炉中。

后来我才知道大殿内基本是不允许香客上香的,主要原因是大殿内多为木制结构,香客毛手毛脚,容易引起走水。

袅袅青烟升腾而起,燃香独有的味道散布开来,我没来由地感受到一阵轻松,就仿佛原本被压在大山下面,如今大山被挪开了一样。

我闭上眼睛,体会着这种奇妙的感觉,这种感觉我从未有过,它让人如此的意醉神迷。

渐渐地,我进入到了一种空灵的状态,我能够听到飞檐画角之上随着微风摇晃,叮当作响的风铃声,也能够听到远处禅房若有所无的诵经声……

我好像和所在的寺庙融为了一体,青砖是我,我能够感受到青苔荒草生在身体上的麻痒;雕梁画柱是我,我能够感受到檀香沁入心脾的宁静;清风是我,我能够感受到自己拂过风铃时的欢愉;燃香是我,我能够感受到身体灼成灰烬,精神遍及空中的豁达……

我是我,我亦非我,万物是我,万物亦非我,我在这种奇妙的感觉中徜徉,越来越远。

“咚……”我的精神是因为鼓声而回到身体的,想想自己刚刚的状态,我回味的同时不由得一阵后怕,如果不是这暮鼓之声,我的意识还能否回到自己的身体?

我插在香炉中的檀香已经燃尽,周围的光线也黯淡了下来,没想到居然已经是黄昏时分,我这一站就是一下午的时间。

“施主,你还在啊。”身后传来有些耳熟的声音,我回头一看,正是之前让我进来的僧人。

“大师。”我双掌合十,对着他一拜。

僧人回了一礼,“施主远道而来,这个时辰怕是不好返回,寺院也已经关门了,不如就在客房住上一晚,明日再行离去。”

这个提议简直太好了,可是我却有些窘迫,不因为别的,没钱啊!

僧人很快就发现了我的为难,“施主可是不方便?”

我咬了咬牙,实话实说,“大师,我囊中羞涩……”

僧人闻言笑了,“施主是不是对寺院有什么误解?客房都是免费给香客居住的。”

我吃了一惊,原来是这样啊。

僧人叹了口气,“也怪那些堕于名利之中的出家人,让世人对佛家生出了误解,佛法普度众生,又怎么能以钱财度之?”

我心中生出感慨,眼前的僧人如此真诚,开口就是大实话,如果每个僧人都如他一般,人们又怎么会渐渐对佛家敬而远之?

僧人用木方插好大殿的门,带着我来到了一排连在一起的平房前,房门都是上着锁的,他取出一串钥匙,打开其中一间,将我让了进去。

我一看,客房的陈设非常简单,只有一铺床,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墙上挂着一个老式的钟表。

“施主,晚一些会有人给你送饭的,厕所就在房后,不过施主晚上尽量不要在院中走动。”

没等我问他为什么不能走动,他已经离开了。

我关好门,见床铺上的被褥都很干净就躺了上去,一天没有坐下来过,此时我才感受到深深的疲惫。

只躺了一小会儿我就睡着了,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跪在地藏殿中,那个纠缠了我很久的清风站在我身侧,挥起手中的鬼头大刀向我砍来,地藏王菩萨手中的摩尼珠这时忽然放出金光,金光笼罩住我,鬼头大刀在砍到我之前就被金光阻挡住了。

我这时才发现小白和黄天林都站在门外,形象和我之前看到的一样,一脸焦急地想要冲进来,但他们跨不过大殿的门槛,门虽然开着,却有一个巨大的金色卍字挡住了他们。

清风见鬼头大刀砍不到我出离地愤怒,他忽然凭空取出了一个令牌,令牌是红色的,上面有一个讨字。

他用那红色的令牌向我打来,居然穿过了金色的佛光,令牌打在我的身上让我疼痛难忍,但是我却不能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