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菩萨显灵(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83 字 3个月前

“看什么呢?”张影扯了我一把。

“没什么。”我跟着她一起进了电影院,但是回头的瞬间那种奇怪的感觉又出现了。

难不成和那神像有关?经历了这些事后我已经对灵异事物神经敏感了,不过想来电影院这么多人,那清风也不敢乱来吧?想到这里我心中略微安定了一些。

不出我所料,这又是一场泡沫神剧,影片过了中场张影就在一边不停地掉眼泪,可怜我提前准备的纸巾都没够用,被她抹了一袖子。

这段时间张影邀请我看过好几次电影,随着相处日久,我发觉这段感情已经割舍不下了。

我不知道再次见面时应该怎样和小白解释,或许有些人会骂我渣男,但小白毕竟是妖怪啊,如果将来我和她有了孩子,会不会像姑奶一样,注定要成为一个大神。

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经历姑奶一生中的那些坎坷,最终连一个后人都没有,作为一个已经被这些事纠缠过的前人,我太了解这种感觉有多痛苦了,如果可以,我更愿意自己的后代平平淡淡地度过一生。

张影是个好女孩,对我也很好,甚至能够接受我已经和小白成亲的现实,我找不到任何理由去辜负她。

一场电影在我的胡思乱想中结束,张影已经哭红了眼睛,女人是水做的这句话一点也不假,换成是我恐怕已经脱水挂掉了。

“咱能不能少看点泡沫剧,少刷一点毒鸡汤?”我颇为无奈地说道。

“那你能不能不玩穿越火线?”张影直击心灵的反问让我没有办法回答。

和张影一同走出电影院,夜风吹得我打了个寒颤,那种被人盯着的感觉又出现了。

“我们去吃夜宵吧!”张影提议道。

我哪里能够拒绝这种肯定句的提问,和她进了街边的大排档。

就在我们吃得不亦乐乎的时候,肥龙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

劳动节,特么的出事了!

消息下面还跟着一张图片,我只看了一眼就从脑瓜顶凉到了脚趾尖,丫的我们宿舍窗户上居然出现了一个血手印。

仔细一看,这血手印是印在窗户外面的,我们宿舍可是三楼啊,如果不是蝙蝠侠干的那就只能是鬼了。

结合今天再次看到那神像的事情,我觉得这手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可能是那清风留下的。

我要带着周彤到宾馆逃难去了,你也别回去住了。

肥龙又发来一条消息。

我嘴角一抽,这货和我显摆呢,我也有心带张影去发生一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她那低头看不见脚尖的规模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可是我两条胳膊上的守宫砂也不让啊。

“看什么呢!?”没想到一旁的张影忽然夺走了我的手机。

我想抢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她看到了聊天界面的内容。

张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地担忧。

“你也别回去了,我陪你到宾馆住一晚,明天去寺院看看能不能找到高僧帮忙。”张影将手机还给了我。

我哪里会拒绝这么有建设性的意见呢,这可是我和她的第一次夜不归宿啊,虽然不能发生什么实质性进展,但过过眼瘾也是好的啊,我点头如捣蒜。

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宾馆登记入住,张影一进屋就说要洗澡去,还问我要不要一起。

为了保住狗命,不被守宫砂玩死,我坚定地拒绝了。

一想到守宫砂我就恨得牙痒痒,不能碰就算了,只要一有欲望就钻心刺骨地疼,比机场厕所的烟雾报警器还灵。

这直接导致我连小电影都不能看了,肥龙在宿舍看的时候我还要躲到外面去,以免因为声音的诱惑而遭殃。

是的,肥龙这货就是如此不把我和娘炮当外人,即使娘炮多次发起抗议也毫无效果。

张影把门打开一条缝,将外衣内衣都扔了出来,我扫了一眼快要能当帽子戴的某物,连忙移开目光,心中暗骂了一声妖孽。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为了压制心中的杂念,我只好跑到窗口透风去了。

由于房间中只有一张大床,我这一晚过得异常煎熬,有好几次因为压制不住胸中的欲望而触动守宫砂,疼得我冷汗直流。

为了缓解疼痛我只好强迫自己不去看旁边的张影,也不去想那种旖旎的画面,我真怀疑这样下去我会不会被守宫砂玩成冷淡。

早上醒来时我才发现自己身下的床单已经湿透,迷迷瞪瞪地洗了个澡,总算是清醒了过来。

吃过早餐后,我和张影一起赶往寺院,等我们来到寺院门口的时候,这里已经门庭若市。

买了门票后我和张影便进了寺院,然而,去找哪位高僧却成了问题,我们一边琢磨一边漫无目的地在寺庙中溜达,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地藏殿门口。

不同于一路走来看到的其他大殿,地藏殿门口并没有设置大香炉,但大殿的门却是开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