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谈崩了(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2473 字 3个月前

谈判,我对这两个字一点也不陌生,甚至在我心里这就是大神解决问题的方式,就好比我姑奶料理小白就是谈判了两次。

当然,第一次谈判姑奶狠狠地稀罕了还是小女孩的小白一顿。

赵齐天问刘大师怎么个谈法,刘大师说要我们准备香烛、纸钱、水果,到教学楼里的那个神像面前谈。

事已至此,赵齐天也没什么能说的了,我负责留下照顾肥龙,顺便招待刘大师,赵齐天和娘炮分头去筹备这些东西,毕竟不是一个地方卖的。

那俩货走了,屋子里会说话的只剩我和刘大师。

我有心不搭理他,他却先开口和我说话了。

和侃神聊天是种什么感觉相信很多人都没体验过,反正我是受够了。

刘大师似乎看不出来我并不想沟通,一直和我说出马的那些事,主要内容为他有多么多么厉害,治好了多少疑难杂症。

赵齐天和娘炮赶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瘫在椅子上不动了,而刘大师正端着一次性水杯装的热水,和我讲他那些事呢。

多亏这病房就我们两个,不然他肯定要被打出去,我也会受到牵累。

东西备齐了,赵齐天问刘大师什么时候去谈,刘大师说就出发,还说看赵齐天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副富贵相,问他叫什么名字。

赵齐天撇了撇嘴,说自己叫赵日天。

刘大师眼镜差点掉下来,呆愣愣地看着赵齐天。

我心中暗笑,就我这不懂品牌的人都能看出来赵齐天这一身行头价值不菲,你还在那里说什么富贵相。

嘱咐护士照顾好肥龙,我们坐着赵齐天的车直达废弃教学楼下面。

好在所准备的东西都套了黑塑料袋,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出去什么样的谣言呢。

即使是白天这教学楼中也是阴冷异常,刘大师打了个哆嗦,从表情看有些心虚。

我不由得担忧起来,虽然是大白天,但万一真发生什么意外,刘大师这样的能靠谱吗?

如果有两个答案,a:靠谱,b:不靠谱,我觉得选b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七十以上。

一路直达三楼那个教室,打开门一看,诡异的神像还在那里。

之前在医院和我三吹六少,说自己能过阴,黑白无常都要给自己面子的刘大师看到这神像时吓得脸都白了。

“刘大师,可以开始谈了吗?”赵齐天见刘大师这死出更加的不耐烦了。

刘大师喉结滚动了一下,磕磕巴巴地说:“可……可以了。”

为了防止殃及池鱼,我拉着赵齐天在远处看,娘炮还是很信任刘大师的,帮他摆上了供品才撤到我们身边。

刘大师点燃了蜡烛,又烧了三支香,随后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供桌前。

“嘿!”刘大师忽然大叫一声,把我们吓了一跳。

下一刻,他开始在椅子上蹦跶起来,双脚脚尖点地,霹雳扑通地哆嗦起来。

不过他哆嗦的一点节奏感都没有,就好像羊癫疯发作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