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诡异神像(1 / 2)

我是出道仙 阴山月 3672 字 3个月前

我后退一步,不想却撞到了张影胸前,巨大的弹性让我回味无穷。

“你干什么!?”张影捂住胸口,由于光线是从窗口进来的,只能照到窗下一米左右,所以我根本看不到张影的表情。

完了,被当成色狼了!我连忙解释,“你看,那边有个供台啊,我看这里有些不对,不如我们换一个屋子?”

张影没同意,说要是现在出去了,就要打扫教室卫生一学期了。

是的,既然是游戏自然有彩头,而我们的彩头就是输了的一组要打扫教室卫生整整一个学期。

不光如此,张影还非要到近处看那神像,自此我对一句话深信不疑,胸越大脑子越不好用,发育时营养都用来加尺码了,智力点自然跟不上。

大胸美女在前,我不能怂,只好硬着头皮同她来到了那个供台旁边。

说是供台,其实就是一个单人桌上面蒙了一块红布,两角各有一支蜡烛,都是烧过的,神像前摆着一个铜制香炉,居然是方的。

后来学习了专业知识我才知道,香炉的形状还有说法在里面,所谓神圆鬼方,供奉鬼物的香炉都是方形的,比如公墓的香炉,就没有圆的。

而那神像更是诡异,虽然我对这些不甚了解,但西游记和封神榜我还是看过的,这神像和任何一位神仙都不符,或者说它就不像一个神仙。

以前去买烧纸的时候我也看到过店里摆在货架上的神像,他们大多端坐于宝座之上,身着锦服,面目威严慈祥。

可我们眼前的这个左脚抬起,踏着一口棺材,腰上悬着两个骷髅头,左手从肘部断掉,右手倒提一把鬼头刀,一头红发披散着,三角眼,朝天鼻,还是个豁唇,但他偏偏做着微笑的表情,要多别扭有多别扭。

我正琢磨这神像,忽觉身后有人抱住了我的腰,两个大气球直接压在了我肩胛骨上。

“劳动节,这到底是什么神仙啊,怎么长成这样?”张影的声音从耳边传来,热气打进我的耳朵,让我心里发痒。

妖孽啊这是!我心中想着。

“我看这不像是神仙,倒像是什么妖魔鬼怪,我们还是离他远点吧。”我说道。

一听到妖魔鬼怪,张影连忙松开我的腰,噔噔噔地往后退。

我也拉开了和那神像的距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就在刚刚我说他是妖魔鬼怪的时候,他的头发好像动了。

教室里没有开窗户,神像的头发怎么会动呢。

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和张影干脆跑到教室后排的窗边坐着去了,因为这里距离神像最远,而且教室还有后门,真要有什么变故逃跑也方便。

让我没想到的是,隔着墙壁居然传来了嗯嗯啊啊的声音,那是肥龙和周彤进的教室,这俩人居然在这里搞上了。

气氛顿时就变得尴尬了,我和张影对视一眼,黯淡的光芒下,她的脸很红,也不知道是因为酒意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为了缓解这谜一般的尴尬,我们只好开始尬聊,从小学一直聊到高中。

有一句没一句的也不知道聊了多久,隔壁终于安静了。

“啊!”就在我琢磨这样耗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时,一声分贝极高的尖叫传来。

发出声音的人嗓子很尖,带着造作的感觉,这种声音我太熟悉了,只有二椅子能发的出来。

是娘炮,莫非他和李思思出事了?

当时我和张影都没多想,就从后门冲出了教室。

然而走廊中一个人也没有,其他人居然都没反应,一种落入圈套的感觉从我心头升起。

很快其他人都出来了,娘炮一脸奸诈的笑容,果然是他们算计好了一起套路我和张影。

张影同他们理论,但是根本就没有效果,所有人都认定是我们输了。

张影说这不公平,我俩待的教室还有一个古怪的神像,我们都坚持下来了。

他们一听有这种事都好奇地跑进了我们身后的教室,很快就把那供台围了起来,在那里指指点点。

当真是人多力量大,神像那么怪异他们也不害怕。

肥龙出了一个馊主意,说把蜡烛点燃,要给神像上香,看他红光满面的样子,刚刚应该很爽。

有道是夫唱妇随,周彤第一个同意了。

我说这神像看着就邪性,还是不要招惹了。

以前我可不是这样的,虽不至于像赵齐天一样毫无避讳,但也不相信这些东西,不过高中毕业到今天发生的那些事已经让我的观念开始转变了。

我不说还好,这么一说赵齐天当即同意了肥龙的提议,说不过就是个泥偶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