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回 父母之心(1 / 1)

科举福妻掌中娇 瑾瑜 2256 字 1个月前

陆薇薇见李成栋说着又迟疑起来,忙问道,“只是什么,舅舅还请直说。”

李成栋叹道:“只是如此一来,倒是杀人诛心,一劳永逸,咱们也出气了,你表姐的亲事却怕是依然要受影响了。她都十五了,我知道的县里的那些好人家,真的都很看重女方的清白名声,旁的家世容貌反倒是次要的。他们知道后,同情归同情我们,唾骂归唾骂吴家,但让他们为自家子侄求娶你表姐,只怕都不会愿意了,但若传不到他们耳朵里去,其实还是很有希望的。”

说着又是一叹,“再者,我也不能不考虑你舅母的感受,她这些年替我生儿育女,家里也打理得井井有条,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的把咱们家的生意越做越好,我不想她太难做。”

不然只要手里有银子,纵明面上他不好让吴家的混账们少胳膊断腿儿的,暗地里又怎么可能没有法子?

他这些年若真这般心慈手软,全家上下也别想有如今的好日子过了!

陆薇薇松了一口气,“原来舅舅是担心这个。表姐才十五,舅舅急什么,等明年我和表哥中了,您还怕不能一家有女百家求吗?表姐的亲事照我看来,也不该局限在天泉,其他县乃至府城,将来都是有可能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可是亘古不变的。便是将来表哥和表弟的亲事,舅舅也不用急,不妨把目光放长一点,远一点,舅舅觉得呢?”

李成栋闻言,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模样,“小巍你明年能中舅舅是信的,你表哥就算了吧,我可不敢报太大希望,顺其自然就好,能中就摆流水席,不能就下次再来。”

但很快笑已变成了苦笑,“可姻缘这个东西,哪敢只顺其自然?那可是你表姐一辈子的事,肯定要知根知底,最好就在我和你舅母眼皮子底下,我们才能放心。”

陆薇薇正色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非常明白舅舅舅母的心。但纸包不住火,若人家真有心求娶表姐,岂有不多方打听的?与其等双方都开始议亲了,对方却打听到了此番的事,再来毁亲,倒不如直接坦坦荡荡的好。那时候还肯来求亲的人家,才真正是值得舅舅托付表姐一生的人家;反之,只在乎虚名的人家,纵舅舅肯答应表姐嫁,我也要拦的。”

李成栋怔了一下,才失笑道:“枉我活了三十几年,看事情倒没小巍你一个半大孩子明白了,看来我以后闲暇时,真要多读书了。你说得对,水落尽了,让太阳一晒,才能真正看清楚哪些是真金,哪些只是不值一文的石块儿。”

陆薇薇笑起来,“舅舅这样想就对了,我们现在就好比才在奎星阁的底层,人人都能去的地方,当然什么人都有。但等我们上了二层、三层,甚至更高,上去的人就会越来越少;相应的,我们的选择却会越来越多,能登高望远的人,他也不会在乎那些个鸡毛蒜皮的小事,他只会看到寻常人看不到的高度和风景。”

李成栋若有所思。

一旁一直没说话的李昌忽然道:“爹,您放心,我一定会加倍努力,明年争取至少也要考中童生的。等将来表弟和我都出头人地了,妹妹的好亲事自然也来了,昨儿的破事儿,不过是她人生里的一点小坎坷而已,算得了什么,她的大好日子且在后头!”

李成栋欣慰的点点头,“这还像个当哥哥的说的话。那等你表弟把话本写出来了,就交由你去寻说书的,尽快把事情传开,有问题吗?”

李昌忙挺起胸膛:“没问题,爹就等着看吧,我一定会把事情办好的!”

又催陆薇薇,“表弟,你可得快点儿把话本写出来啊,我都等不及想看了。”

陆薇薇没理他,都这么多年了,她早对李昌的催更免疫了。

她与李成栋道:“舅舅,至于舅母,您也不必太担心。女子本弱,为女则强,此番吴家已踩到舅母的底线了,她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心软的,等过个三五七年的,吴姥姥再没了,吴家就更别指望舅母心软了。”

李成栋闻言,正要再说,“话虽如此,到底……”

李舅母红着眼睛大步进来了,“他爹,你不必顾忌我,该怎么着就怎么着吧。他们算计阿月时,可没想过我是他们的亲女儿、亲妹妹,没想过大家是骨肉至亲,那我又何必再管他们?昨儿我都那样绝望了,我娘……她竟然还威胁我,说将来阿月要是没人要,我就是把头磕烂,磕死在她面前了,也绝不会再让阿月进吴家的门。那就让他们也尝一尝,自家嫁不出去女儿,也娶不到媳妇是什么滋味儿吧!”

李成栋没想到妻子就在外面,片刻才道:“可吴东几个都不小了,真耽误个三五七年的,更是二十好几了,要是将来真娶不到了,吴家的香火岂不是……”

李舅母冷笑道:“我一个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该管的也是夫家的香火,娘家的关我什么事?何况他们一个个的不是口口声声‘不急’,男孩子年纪大些成亲反倒是好事,更懂得疼人,更会过日子吗,那就如了他们的愿呗。等过个三五七年的,指不定就有瞎了眼的人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们家了呢?”

说完看向陆薇薇,“小巍,你表姐这次受了大委屈,亏得你会劝,她今儿才好了些,后面的事舅母也交给你了啊。我当娘的没本事也没决断,替她讨个公道就算了,她爹和哥哥弟弟有法子替她讨公道了,我反倒还要拦着,那我成什么人了?我都得没脸见她,也没脸再当她的娘了!”

陆薇薇忙道:“舅母千万别这么说,我们都明白您的心,我心里也很佩服您的是非爱憎分明。您放心,我和表哥一定会尽快把事情办好的,那舅舅舅母说话儿吧,我和表哥就先出去了。”

话音落下的同时,人也已不由分说拉起李昌,几步出了堂屋,把独处的空间留给李成栋和李舅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