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夜半无人私语时(1 / 1)

朱信是半个时辰之前,来到孙府外围。按说这个时候,整个吴县已经进入宵禁时刻。

明天就是孙策和朱信大婚的日子,一个是实际吴郡的掌控者,一个是现任吴郡太守的长子,对于明天的婚礼,谁都不敢掉以轻心。

自然而然的,朱信想要瞒过大家过来,那当然是不可能的。好在今晚在这一带巡逻的,正好是孙河,朱信露个脸,说明来意之后,后者微微一笑,直接打开方便之门。

于是,朱信就这样,轻轻松松的‘溜’了进来。说到底,先不说半夜进入别人闺房,这样夜闯别人的府邸,浪漫是浪漫,于情于礼玉法都不合。

食盒打开,里面的饭食还带着温度。朱信烹饪完毕,就尽快过来,也担心放在食盒太久,口感和味道会受到影响。

“怎么都是糕点?”孙策疑惑的看向朱信。

“也不知道你这个时,候到底吃饱饭没有。”朱信有些无奈,“想着过来坐坐,吃个宵夜什么的就好,也没有准备什么抗饿的东西。”

“算了,我先看看有什么……”孙策饶有兴致的看向那些糕点。

“这个是?”孙策拿起其中一个糕点。

“蛋黄酥,外面是酥皮,中间一层是豆沙馅,最里面的是咸鸭蛋黄。当然,为了口感更加软糯,所以在酥皮和豆沙馅之间,加了一层冰皮。”朱信回道。

按照华夏常用的说法,这一层应该叫做雪媚娘。问题自家贴身婢女的名字就叫雪娘,而雪媚娘这个叫法,甚至大福这东西都没被发明,所以还是要谨慎点,免得孙策吃醋。

当然,类似或者说最原始的大福是有,其实是糍粑。毕竟大福的冰皮,本身就是以糯米粉为主做出来的。很神奇的,换个洋气一些的名字,突然就高端大气上档次起来。

“另外这里还有茶水,我做了点奶茶。”朱信随即在腰间,拿出一个行军水壶,打开盖子作为杯子,往里面倒入奶茶。

按说这个时代,主要的容器是水囊,当然葫芦也可以,不过那玩意太脆,很容易损坏,反之皮囊虽然有各种问题,不过至少耐磨耐砸。

不过这年头,商业气息那么浓厚,行军水壶,甚至螺纹结构的盖子也被发明出来。

是以这个时代,士卒随身携带的水囊,也改成行军水壶。当然,结构主要还是竹木为主,传统的水囊结构也有……

“已经快三天,没有喝到这个了!”孙策当即端起来,抿了一口,还是那么香甜可口。作为一个甜党来说,三天没有喝到这玩意,实在不能忍。

当然,家里其实也能做这玩意,但不是朱信泡的奶茶,孙策就觉得味道不对。

吃完一口咬下差不多一半的蛋黄酥,牙齿最先触碰到的,是蛋黄酥的酥皮,就算是外面这一层,也刷了一层蛋黄,尤其还有几粒黑芝麻提香。

这种酥酥的口感,孙策并非第一次吃,倒不会太惊讶。只是随机牙齿传来的触觉,却让她有些惊讶。冰皮的部分很柔韧软糯,明显感觉到一定的延伸,最后才断开。

之后是豆沙馅,毕竟是纯手工,朱信做的豆沙馅没有那么碎,甚至保留了一定小红豆原本的颗粒感,真的有种沙沙的感觉。至少牙齿传来的感觉,就是这样。

最后是蛋黄馅,咸香可口的蛋黄,仅仅入口就能感觉得到……

自上而下,四层结构的蛋黄酥,分别是四种不同的口感,香甜之中带着咸香。也不知道是咸香衬托出豆沙的甘甜,还是豆沙的甘甜衬托了蛋黄和酥皮的咸香。

“嗯嗯,这个敲好次!”孙策一边咀嚼,一边激动的说道,发音有些模糊。

“好好,知道你激动。”朱信把竖在嘴边,“小声点,别把其他人给叫来。”

“嗯嗯!”孙策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咀嚼。这口感真的不能忍,越是咀嚼越香,都舍不得咽下去。

好在食盒里面的不少,孙策咀嚼透之后,还是咽了下去,然后继续去品尝另外一半。

扣除蛋黄酥之外,里面还有玫瑰酥,云片糕和麻薯,反正材料多少都有共同的地方。至于面包蛋糕这些没准备,哪怕蛋黄酥和玫瑰酥本身也是烘焙出来的。

大部分的面包和蛋糕,大多都是重奶重油重汤,大晚上的实在没必要拿出来。

孙策本身也不是大胃王,这边一口,那边一口的,把一层食盒的糕点给吃得差不多,也就差不多吃饱了。最后再品上一杯奶茶,整个人顿时都舒坦下来,非常的放松。

宣泄压力的方法其实有很多,扣除一些少儿不宜的方法外。喝酒、大哭大叫、运动、玩游戏、看电影(尤其是恐怖片)和吃东西都是非常不错的途径。

不过除非是真的一肚子的压力需要发泄,这些方法……最好适度就好,过了也不好。

“惟实,你不吃么?”看着食盒,还有第二层和第三层,孙策看向朱信。

“稍微吃点也可以,不过晚饭我吃得其实也挺饱的。”朱信笑道,“若是剩下也没关系,留着明天吃。毕竟到傍晚才行婚礼,之前大半天的,估计也照顾不到你的饮食。”

最近天气比较凉爽,今晚做出来的糕点,明天中午之前,应该还不会变坏。反而需要担心的,是蟑螂和老鼠偷吃。

“原来如此!”孙策还真没考虑过这个问题,随即提议道,“不过就算这样,也不可能吃得下那么多,要不第二层,你我一人一半,一边吃一边聊?”

“好的。”朱信点头,本身这次过来,就是来陪陪她的。

“既然这样……”孙策直接跳过去,坐在朱信怀中,“当然要坐在我专属的位置上!”

“这样待会我吃东西,残渣可能就要掉到你的头上了。”朱信笑道。

“管它的,反正我要先抱个痛快再说……”孙策一边蹭着朱信的小肚子,一边轻轻的搓揉,这柔软的感觉真的很治愈。

其实她刚刚吃过糕点,还没有洗手来着……不过对方那么高兴,朱信也懒得提醒了。

“惟实……你又不老实了。”孙策突然抬起头来,狡黠的看向朱信。

“没有,不可能,你别瞎说!”朱信立刻否认三连,他的确没有,至少现在还没有。

“不来?”孙策朝着他笑了笑,就不信他没这想法。

“………”朱信沉默了一阵,最后诚实的点了点头,自己看来是被孙策吃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