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荷花池边(1 / 2)

神山纪 施久微 264 字 9小时前

小院里,袁巧欧阳珊两人,如今都是六合峰长老,也是韩可珍素来依仗的两人,面面相觑了半晌,听着屋里不时又声响传来,都是撇嘴一笑。

忽然只听得屋里又传来张辰爽朗的大笑声,随后张辰推门出来,欢喜地说道:“巧儿姐,欧阳师姐,嗯,过几日,我就与小师妹成亲……”

这话一出,张辰自己似乎也臊得不行,受不住两位师姐揶揄含笑的目光,扭头就出了小院。

袁巧二人听得消息,互相对望了一眼,也是咯咯笑了起来,随后二女似乎是心有灵犀,一同进了屋子。

韩可珍得张辰细心嘱咐,休养一两天,待身子复原,这时候还以为张辰放心不下,去而复还,抬头一看,正撞上两位师姐,那不言而喻的目光。

韩可珍又大羞,忙拉上棉被,盖住头脸。

“嘻嘻,韩师妹,你遮也没用,过几天总是要上花轿,作新娘子的!”欧阳珊缓步过去,也不扯开这绣花棉被去羞她,嬉笑一声。

“是啊,韩师妹!嘿嘿,以后,该称你一声嫂子了!”袁巧其实比张辰年长两岁,只是当初她与张辰初识,就受张辰指点,一同组队在姑射仙山猎杀妖兽,感激之下,一直唤张大哥。

过了一阵,似乎是知道消息的越来越多,六合峰诸女,平辈长老几乎都来屋子里,或是恭喜,或是揶揄调笑,就连韩可珍的几个女徒儿,也来大声道:“弟子恭祝师父出阁大喜……”

其中一个少女在袁巧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袁巧随后就出了屋子,绕过回廊,来到后山,池塘边只见一个白衣书生,以及一个大汉并肩而立,正在说话,正是胡元贞和云天阳。

云天阳见袁巧到了,沉声道:“嗯,你和袁师妹说罢,我去看看大婚的事情,准备得如何了!”随后飞身离去了。

大婚之事,早已传出,六合峰诸女人人都带着欢喜之色,袁巧瞧见二人脸色沉重,奇道:“胡师兄,怎么了?”

胡元贞看了袁巧一眼,沉声道:“先前云师兄和我说,山下有一位酒肆店家掌柜,上山诉苦,说是本派有人在他的酒肆里大打出手,打坏了许多桌椅好酒!”

袁巧目光流转,心头转过一个不好的念头,随后迟疑了一下,道:“是,是张大哥他……”

胡元贞微微颔首,沉声道:“打坏了东西事小,其实一开始云师兄也没当一回事,亲自赔了礼,又拿了二十两银子给他!”

“只是云师兄执掌刑堂,近来已经少有弟子在山下胡作非为了,他一问之下,才明白其中缘由……”

二人在后山荷花池边,并肩缓步而行,忽然袁巧停下脚步,道:“我其实也好奇,他们俩又怎么会闹出这么大事情?”

“韩师妹甚至,动了寻短见的心思,只是我想着事后,再问问张大哥!”

胡元贞也停下脚步,继续说道:“云师兄据那掌柜的所说,大致推想是张师弟心情不佳,去那酒肆喝酒,后来有一个青衣女子前来。”

“后来韩师妹也到了酒肆,见面就要杀了这青衣女子,后来打了一阵,二人就回山了,那青衣女子也走了!”

袁巧听了,叹道:“韩师妹温文尔雅,从不与人为难,执掌六合峰以来,从前好些排挤她的师姐,她都不在意了!”

“如今,又怎么会见面就要杀了这青衣女子?”

“张大哥也是,韩师妹人才品貌,天下少有,又和她有婚约在身,还于心不足,想着旁的女子!”

“从前是菀儿,后来是青师妹,如今,又多了这位青衣女子……”

袁巧接连感叹,忽然惊呼一声,道:“啊!这青衣女子,莫非,莫非是……”

胡元贞忽然脸上一抹狠厉之色,手掌一翻,将旁边的一株野蒿削去半截,冷声道:“那掌柜的说,掌门师弟唤她玉儿,正是这姓苏的妖女!”

“这魔教妖女,出身合欢宗,据钟宗主说,是合欢宗天仙的弟子,也是魔教神女!”

“当初她曾经在两仪宫前,大闹仙霞山,意图夺得仙霞宗宗主之位,前些日子,东南海面那些水贼,只怕她也脱不了干系!”

袁巧也是听得触目惊心,手掌拍在荷花池边的大柳树树干上,捏得那树皮疏疏下落,也丝毫未决,失声道:“他,张大哥他,居然还和这姓苏的魔女有往来!”

“张大哥怎么如此糊涂,当年就被这妖女害得几乎身败名裂,受正道无数人士唾弃!”

袁巧原先见了胡元贞,满心欢喜地和她闲谈,这时候却是脸色大变,忽然转身,正色道:“我去见张大哥!”

不想却被胡元贞一把拉住,道:“巧儿师妹,不要冲动!”

袁巧停下脚步,有些痛心地说道:“不论如何,我一定要劝张大哥,断了和这妖女的往来!”

胡元贞却不放开袁巧手臂,叹道:“巧儿师妹,你想想,当初藕香榭里,殷师姑,还有张师叔,又是怎么说得,掌门师弟又听进去了么?”

“你听我说,我有法子……”

过了半晌,袁巧静静听完,摇摇头,道:“胡师兄,这不好,我们不能这样算计张大哥……”

“我看,还是我去和张大哥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