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传承(1 / 1)

盗天战纪 一斗之才 250 字 8小时前

“修真界的神识功法太过稀少,但天道学宫倒是还有不少珍藏,可这些神识功法都太过普通,对神识的增幅有限,可就算如此,依旧是难得的宝物,价值不下于天品的战法。”冀飞语看到杜锋又被吸引到,他再次露出了笑容。不怕你狮子大开口,就怕你转身就走啊。

“而你只要入了阵道院,我便传你一部在修真界都是最顶尖的神识功法,这部功法比天道学宫的那些神识功法强大得不止一筹,你也应该知道,无论是哪个道统,都不会将他们最强的传承轻易奉献,所以哪怕是再多贡献值也兑换不到这些最顶尖的东西。”冀飞语侃侃而谈,一步一步的诱导着杜锋。

“那是不是说,要想学前辈这部神识功法,还需要拜前辈为师,加入前辈所在的宗门?”杜锋问道。

“如果是其他宗门那确实如此,但我地宗人丁稀薄倒也不必如此了,只要你加入阵道院,接受我的传承,你便是我这一脉的传承者,要以发扬光大这一脉为己任。”

“前辈,你也知道,我可是苍月宗的弟子,而且还有师承。”杜锋并没有冲坏脑子,虽然他对冀飞语所说的这部神识功法不是特别在意,但是能够借鉴一番也是不错的,他也知道冀飞语所说没有任何的虚假,神识功法非常的难得,哪怕是用功勋值去兑换,都是十万点功勋值起步,而且兑换的这部神识功法还不咋滴。

可如果要是为了借鉴这部神识功法而背弃自己的宗门,那就没有必要了。

“这不影响,日后你也只需寻得一资质出众的弟子延续地宗的传承即可,与你身为苍月宗道子并不冲突。而且很多强大之人也并非拜一人为师,我也不在乎这些虚名,我只愿在你的身上看到阵法一道的希望。”说道这里,冀飞语也有些感慨,修炼其他术业的修士都是有着永恒境的存在,可偏偏他认为最强的阵法却无一尊永恒境。如果能够诞生一尊永恒境的阵法大宗师,那对魔族的杀伤会何其恐怖!战部?再强战部也不过是阵法里的亡魂!

杜锋听到冀飞语的话也动容了,他可是依靠心经才能崛起,可他算是那山谷中老者的弟子吗?不能算,但是他们虽无师徒之名,却有师徒之实。要想不断的进步就要不断的学习,日后或许自己还会受到永恒境强者的指点,这都将是传道之恩。自己以前还是太局限了,只要记住自己的根在哪里,那便不是背弃。

“前辈的这部神识功法莫非是不可说级别?”杜锋问道。

想什么呢?不可说的功法有这么多吗?而且不可说也并非一定是最强的。只不过是传道之人功参造化,神通广大,能够将这部功法做出限制,当然能够做到这样程度的大能,传下的功法起码也是天品巅峰的层次,一些顶尖的宗门或许也有超越天品巅峰的道法,但冀飞语也没有见过,反正他是没有的。

“嗯.........我的这部神识功法虽然不是不可说,但我相信与之相比,丝毫不差。”冀飞语打肿脸充胖子,难得的寐着良心说道。在他看来,杜锋哪里能够接触到不可说级别的功法,怎么可能分辨得出。而他的这部神识功法确实很强,让他的神识强度超越同阶,而且还能施展许多神识秘法,妙用无穷。

杜锋顿时感觉到一种不好的预兆,这是在忽悠小爷吗?

不过杜锋也确实想要一观这部神识功法,而且有了这部神识功法后,他以后便能够肆无忌惮的施展心经的威能,从此不必再偷偷摸摸了。而且或许冀飞语的这部神识功法也会有一些妙用,自己先将它忽悠到手了再说,至于加入阵道院也不是什么事,还不用拜冀飞语为师,反正他自己说了不在乎这些虚名。

杜锋加入阵道院,就只能含泪对他钟爱的战道院和战将院说再见。但杜锋也不会就此任由宰割,一旦他知道冀飞语是忽悠他的话,就别怪他翻脸无情了。

“真的吗?我愿意修炼。”杜锋的表情切换自如,此时无比期盼的说道。

是不是有点不自然?答应得也太爽快了。冀飞语有点纳闷,杜锋怎么突然就转了性呢?但他将这一切都归功于这部神识功法太过吸引,想来也是,苍月宗出身的弟子怎么能够有这样的机缘接触到神识功法,不过杜锋能够有如此实力却又让冀飞语惊讶。但也只能归于气运之说。

“前辈,请赐下传承吧!”

“杜锋,你确定要接受这一道传承?一旦你接受后便不能反悔,你可想清楚了?”

“我意已决,放心吧!我必将地门传承发扬光大。”

“好,既然如此,杜锋,我便将地门第四十八代门主之位传于你,功法传承和阵道真解都在玉佩之内。”冀飞语将身上的玉佩解下递给杜锋,他的内心总觉得这样做有些草率了,但是他也不想错过杜锋这样的苗子,生怕杜锋日后反悔,便直接将门主之位都传了出去。

一个已经被天道学宫破格录取的弟子,还能在自己宗门危难之间挺身而出,这样的弟子品质能差吗?这必定是一个重情重义,可以为宗门赴汤蹈火的人啊。宗门能够传承到这样的人手中,也算是对得起这份传承了吧.........冀飞语在内心说服了自己。

啥?杜锋大惊!苍月宗的掌门之位他都避之不及,现在倒好,还没咋滴就先接了一个什么地宗的门主。不过好在似乎地宗没什么人,这点杜锋还能够接受。但他总感觉这地门门主就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要不冀飞语怎么这么轻易的就丢了出来。

“你以后要刻苦修行,不要辜负了地门的期望。若有任何疑问都可以直接来找我。”冀飞语语重心长的对着杜锋说道。

“必定不辜负前辈的嘱托。”杜锋看着有些叹息的冀飞语一阵无语,莫非还想让小爷叫你师父?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不在乎虚名。等小爷先回去看看这道传承如何,若是真被你忽悠了,别说喊你师父,等小爷有能力了,必定将你打成孙子。

告别冀飞语后,杜锋意兴阑珊的回到了苍月峰,他已经没有选择了,他的身份令牌已经被冀飞语刻下阵道院三个大字,不容更改。杜锋还真不知道还有这一出,那本着先加入阵道院,等过些日子再看情况,能不能转进其他道场。可这是冀飞语露出了得意之色,告诉杜锋,天道学宫的学员只有一次选择道场的机会。

杜锋此时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冀飞语会如此大方慷慨,完全不在意自己以后会不会另投他门,因为根本就走不了,自己已经被打上了阵道院的烙印,以后在天道学宫的一切荣辱都与阵道院息息相关。

“师兄,你这是去了哪里?怎么兴致不高啊?”一见杜锋回来这样子,泰文问道。

“哎,别提了。我先看看这次的收获怎么样。”

“出去闲逛一番还能有收获?难道这天道学宫到处是宝?”郑圣虚一听到收获就来了兴致,连忙问道。

“呵,这样的收获还不知道是赚是赔啊。你们先让我静静。”说完杜锋直接盘坐了下来,清点收获。

他之前就顺走了冀飞语布下的几个道基,他神识一扫,之间这些道基的表面都刻画着玄奥的纹路,反正他是看不懂,但这些道基本身的材料确实是珍稀,都是能够锻造顶级灵宝的品质。

不灭境的大能还是有点东西的,可这些东西对于小爷来说也没多大用啊。杜锋默默的将这些道基先收起来。然后才开始检验这次真正的收获。

如意通幽功!

这部神识功法的名字倒是有些气势,就是不知是不是一个银枪蜡头。杜锋研读得很快,脸色越来越沉重,慢慢的有了一些要爆发的趋势!当他完全研读完后,爆发出一阵凄厉的吼声。

卧槽啊!亏大了!

杜锋嘶吼着,这到并不是这部如意通玄功不行。相反这部功法还算是不错的,虽然与心经相比还是有着一些差距,可如果只是这样倒也不至于让杜锋如此。起码还能让杜锋有些借鉴作用,可当杜锋全部研读完后,他完全没有任何的收获。因为这部如意通玄功可以说是阉割版的心经,修炼的话也能够增强神识,但是这部功法中却没有太多神识秘法,只有简单的搜罗天地、隔空摄物、一心多用、以及与神刺相差不大的神识冲击。

可整体只相当于心经五分之一的威能。而且如今对杜锋修炼很重要的一心千用更是最高只能切割五道神识,这还是修炼到了最高境界,正常情况下只能切割出两道或者三道。而神识冲击也只能将自己的神识强度爆发,别说强度翻倍了,没有损耗都是万幸。搜罗天地的范围也要小上许多,或许被削弱最少的要算是隔空摄物了。

但隔空摄物有个锤子用?运用道法一样可以实现,这都不能算是神识秘法了。

杜锋此时很无奈,其实这部神识功法在修真界中还真能算是顶级的,但是与心经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也没有心经能够自主运转的能力。不过也在杜锋的意料之中,心经可是专修神识的顶级功法,就算拿到那个遥远的时代应该也是顶级的存在。与如今主修道法的神识功法完全没有可比性。

冀飞语的话也不算是忽悠,这就让杜锋很难受了,他也不是无理取闹的人,但如今这个情况让他怎么整?一点收获没有,反而把自己陷进了阵道院,而且还成了什么地门门主!

忽然,杜锋脑袋一动,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自己可是地门门主了啊,是要将地门的传承发扬光大啊,不就是这么个事吗。那岂不是换句话说,自己在地门中可以无所欲为啊。

杜锋大喊一声,“你们两个家伙赶紧过来,小爷赐你们一道天大的造化.......”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