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在路上(1 / 2)

“女孩子就该有女孩子的样子,别总动不动就动手动脚的。要是你一直这样下去以后肯定没有男孩子愿意和你在一起。”看古月的表现金布就知道了古月发现自己刚刚隐藏的词语,把古月和动物放在一起说代表什么,想必大家应该都能明白。

所有金布相信古月说的给自己来一记菠萝密多拳是有很大概率发生的事情,说起这个也算一个趣事。这一招还是金部带着古月看《蜡笔小新》的时候,古月从小新妈妈那里学会的招式。金布“有幸”成为第一个实验对象,给他的感受就是要是古月一狠心,自己可能就会当场去世。主以简单气威力是有多么让金布恐惧。

人一旦感到恐惧第一反应就是逃跑,金布不敢和古月对赌到底有没有当真。最安全的选择就是快点和古月拉开距离,只要古月够不着自己的小脑袋瓜,金布觉得自己就是安全的。就那么一瞬间,金布就加快了速度逃逸出古月能欺负自己的范围。乌龟虽然平时行动缓慢,但是你要是把它放到危险的环境当中,你看乌龟跑的快不快。

“组长我还没动手你就跑,看来你还真的是很怕我啊,有这样胆小吗?而且我给你说一下,你跑的方向弄反了,回来走这一边。”出了家门后,古月的心情明显较之前在家中的时候整体要快乐的多。不然也不会频繁的和金布开玩笑,不过说金布走错方向这件事确确实实是真的,即使想让金布回来也犯不着用这样的方式。

“古月你不是说要坐车吗?我们不先去客运总站吗?半个小时的车我觉得应该不能是公交车吧。”金布的害怕不是害怕古月这个人,只是害怕古月真的动手用拳头转他的太阳穴。那种惩罚和晕车的感觉很相似。金布和古月拉开的身位也没有多没远,感觉距离足够自己反应躲避了便停了下来。所以说古月不用特意提高声音,金布也能够听的见她在说些什么。

“虽说的公交车就不能坐半个小时啊,组长你肯定没有坐完过流苏公交车的每条线路从会这样说。这其中就有路程长的,也有路程少的。长的可以跨镇,短的就是县城里跑。说你孤陋寡闻没有冤枉你吧,现实生活的各种经历组长你还是和我比不了的啊。”

还在学校的时候金布总喜欢在给古月辅导功课的时候自买自夸,偶尔特别幸福的时候还会踩一捧一。古月她自己,鱼羊,双木这些人都或多或少当过金布吹嘘自己的背景板。难得抓到金布一次明显的认知错误,古月小坏,小坏的,学起了金布平时的样子。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种感觉简直不要太舒服了。

不过模范总归是模范,金布说这些话的时候。尤其是拿古月当作背景板的时候,古月就很不甘心,超级不爽金布。反观现在自己以同样的方式想弄生气金布,但是金布感觉就像一头死掉的猪,完全不为所动。

“古月你这是在模仿我对吧,想要用我气人的方式来气我。也不想想能布能成功,我举得啊,你能模范我的样式,但是模范不了我的精髓。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些好处,我并不介意把我赖以成名的精髓教授给你,让你也欺负下我。”

古月叫住金布后并没有选择等他,金布又不是小孩子,很是自觉的就跟了上去。走在古月生后,香气比上午在古月家客厅时替古月锤脚的时候要淡上不少。金布也知道为什么,一来是距离,二来是环境。

不过这些等会坐车的时候都会变得更好,到那个时候古月肯定还是会想之前送自己回家的时候那样。靠在自己手臂上,一想到这个,金布就骄傲不以。感觉好像得到了什么莫大的奖励一罢,如果仔细的想想,好像古月这样做确实是一个超级大的奖励。

“组长你在笑什么,难不成你还真的会觉得我会为了一个毫无用处的几句话而买单。我想要气你办法还需要想啊,光是装一下生气的样子你就得苦恼几个小时。要是你在这些方面的自信可以用在其它地方,我觉得你肯定比现在受欢迎多了。”

还在幻想等会坐上车之后会发生什么事的金布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而且这个笑容用猥琐来形容应该还算是很贴切的。同时又十分不幸运的是,古月正巧回头看见了此刻的金布,摇了摇头,用了一副惋惜的口吻对金布说了这些话,但是看样子金布好像没有把话听进去。

“古月你这是不是在说我啊,你什么时候也像双木一样,讲话的时候话里有话。我又不需要所有人都喜欢我,只要古月你不嫌弃我就可以了,我觉得让自己变优秀不应该是为了迎合别人。以后你也提这些让我受欢迎的话好不好。“

又是这样的情况,极端的自恋和极端的自卑相结合。古月都不得不相信一下什么黄历了,感觉今天说话很忌讳。以前和金布说多久的话都不会出现这种情绪会崩的情形,今天古月都记不到这是第几次了。要么是自己这里出问题,要么是金布那里出问题。

“组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多了。我们今天状态好像都有问题,要么你把事情想复杂,要么我把事情想复杂。其实我还更希望组长你不受欢迎的,这样组长你所有的精力就会花在我身上了。所谓一个蛋糕分享的人越少,吃的就越多就是这个道理。我可是很贪心的,贪心组长你的零食一半都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