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古往今来第一人(1 / 2)

黑暗中的玉佩 萧树 2523 字 2天前

我先来吧,你还年轻,不要做这个出头鸟,能活下去就尽量活下去吧,不要做无所谓的牺牲。黑衣护法拦住了寒夙上前的步伐,全身念力涌动,其实急速放大,直接冲向悬在高位上的两大伪帝,浑厚的声音传遍每一个神王的耳中:此时不动手,等什么时候,等死吗!

场中嘶吼声不断,无数的神王冲天而起,全部扑向两大伪帝。寒夙看着眼前这一步,心中感慨万千,如果在平凡大陆人族有这么多的神王,人族何至于被妖族逼到这个地步,自己也不会来到这。

一群蝼蚁,即便数量多了,也只是蝼蚁!青天宫宫主没有任何动作,无形的仙气直接将所有神王禁锢,而后在所有人惊悚的目光下,开始吸食神王的鲜血。寒夙拔出颜龙和如玉,身后血月凌空,战意节节高深,但是一种无形的力量在拉着自己,寒夙胸口处一道身影飘了出来,皇再次现身:这是仙帝和魔帝的分身,时间过去这么多年,没想到一切都变了,对人族,竟然都这么残忍。

皇的一句话,证实了寒夙心中所想,仙帝和魔帝依旧在世间,但皇说这是仙魔二帝的分身,那仙魔二帝的真身是否还活在世上,红衣大护法震惊的看着皇,再看着悬浮在天边紫金崖崖主和青天宫宫主,这是才想通为什么维持了数百年的三足鼎立会在顷刻之间打破。

把手给我。皇轻轻的伸出手掌,寒夙虽然有些不明白,但还是把手伸了过去,皇的影子逐渐虚无,寒的一只眼睛变成了红色,寒夙叹了口气:本来是不想用你的身体的,但是我没有身体不一定能打得过这两个大帝分身,小子,以前我都能保你活下来,但今天,自求多福吧,算是老夫拖累你了。

寒夙轻轻摇了摇头,不知道是皇在惋惜,还是寒夙在说,没关系。

眉心当中的仙剑碎片缓缓伸出,青天宫宫主和紫金崖崖主笑眯眯的看着寒夙:好久不见,共师。

人族和妖族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现在我终于明白过来了,不是人和妖不一样,而是人不一样,人心不足,始终无法和平,数万年前,我没能挽回局面,今天,你两人必死。皇的神魂附在寒夙身上,要借助寒夙的肉体,发挥出自己最强大的战力。

寒夙的身体爆发出伪帝的强大战力,仙剑碎片紧握在手,发出无限的战意,仙气肆虐整个空间,红衣大护法不得不远远的离开,仅仅是皇的气息就无法承受。皇的气息还在攀升,踏入皇之禁忌,在踏出最后一步,杀向青天宫宫主和紫金崖崖主的时候,爆发出超越伪帝的战力。寒夙本身可以踏入皇之禁忌,但皇之禁忌本身就是皇所发明,在皇之禁忌之上的是越帝!这是正在的禁忌之术,数万年来,都没有任何一个修士可以踏入越帝境界。

共师,古往今来第一人!

一道撼动苍穹的仙气扫过,青天宫宫主和紫金崖崖主两人连连后退,青天宫宫主擦了擦嘴角的鲜血:共师啊,你还是你,不愧是当初能够让我心甘情愿坐在下面的修士,但是,你老了,你一道神魂而已,附在一个神王而已,今天,你不会再有数万年前的神话了,共师压天下的局面,也不会再出现!

皇手中的仙剑碎片不断鸣叫,发出道道恐怖的念力,皇抽出颜龙剑,一剑砍在仙剑碎片之上,仙剑碎片顿时失去了光芒,被皇扔到一边,昔日的帮凶而已,毁了就毁了,没什么可惜的。

青天宫宫主和紫金崖崖主一黑一白两道光芒压塌整片天,天之下,是无数没有鲜血的森森白骨。皇看着暗无天日的头顶:天道蒙尘,今日就让我先走一步,为这朗朗晴空撕开一个口!